小說5200閱讀網 > 科幻小說 > 怪物說誰 > 31:決月戰玄月之巔
    隨著季布等將領返回戰場,人類稍稍穩住局勢。

    待陳龍士攜神劍登上城頭之時,只見城外楚王墓不死兵馬遮天蔽月,鎮王城宛如汪洋之中的一葉扁舟,隨時有傾滅危險。

    楚王墓的攻勢如山崩海嘯一般連綿不絕,這樣的狂攻,怎么受得住。

    “轟~”

    伴隨著一陣轟鳴,巨大的城門轟然破碎。

    不死大軍如狂風一般突入,進入了鎮王城內部。

    從規模上講,鎮王城不亞于一座大城;可從建筑上講,鎮王城卻遠不如真正的古代城市那般雄偉。多是依托于山勢,從進入城門開始,整個不死大軍就是層層遞進的格局。

    每隔一段距離,就是一排阻斷建筑。

    這些建筑不只是將整個城池分割成區域不同的部分,更有著簡易城墻的效果。

    可以說,所有一切都是為戰而生。可眼下城門還是被攻破了,陳龍士不敢耽擱,手捧神劍,引劍直指敵軍。

    匪夷所思的奇跡出現了:只見一團磅礴劍氣激射而出,城外霎時飛砂走石遮天蔽日,似有神鳥厲嘯其中,不死怪物兵馬大亂。

    看著亂作一團的怪物,陳龍士沖將上去,一步跨出!

    一道赤色如匹煉的劍光便從芷姜劍上迸發而出,橫跨上百米距離,斬入敵群之中。劍光所過之處,無論不死劍侍還是其他什么怪物,統統被攪碎。

    靈魂食糧+253

    靈魂食糧+212

    ……

    幾乎是在一瞬間,就有上百條信息自腦海流過。

    吞吞更是興奮地嗷嗷直叫。

    這,就是神劍!

    看到神兵如此威力,陳龍士心中也微微興奮。他更在意的是,握劍戰斗之時,仿佛握著女子之手一同戰斗。

    百米之內,人盡敵國,無可匹敵。

    他長嘯一聲,縱身沖進怪物群眾,如同捕食的雄獅。

    下一刻,【九極劍術】接連不斷的星技爆發出來,無一例外的威力暴漲。一道道赤色劍氣從神劍上迸射而出,或崩碎,或洞穿,或撩飛上天,或直接拍飛,如同一道道閃電在怪群眾肆意穿梭。

    這等威力,真正是無人能擋,莫可匹敵。

    剛剛才沖入城中的怪物,迅速被消滅殆盡。

    季布松了口氣,趁機大聲喝道:“結陣,給我沖出去。”

    “殺!”

    喊殺聲整天,足足數千名精銳士兵結成陣列反沖出城門,最前方是兩排手持劍盾的步兵戰士,其后則是少量手持長戈的騎士,再往后,一排排弓箭手彎弓搭箭。而在所有戰士身后,卻是全城百姓手中拿著鋤頭、鐮刀、菜刀、木棍等“武器”,準備隨時用身軀補進空缺。

    他們在以血肉之軀,守住了這座城。

    陳龍士感覺自己擁有無窮的星力一般,神劍之中的威能,足以支持他爆發出任何星技。當神劍在手,面對的又是銹面骷髏這種不死怪物,當真如殺神誕生。

    拉過一匹戰馬,長喝一聲“駕”,就沖將出去。

    照著敵軍最多的地方,劍光縱橫,數劍并出,瞬間將數十米方圓的敵人攪碎。

    沒有停頓,在將自己周圍的敵人清空之后,陳龍士緊接著向三大將與四妃的所在之處沖擊。沿途所有阻礙,都瞬間破滅。

    摧枯拉朽!

    所向披靡!

    從踏入戰場開始,陳龍士所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爆發出自己最強的星技技能。

    攻擊!

    攻擊!

    再攻擊!

    陳龍士如瘋似魔,連不死怪物也被嚇住。只要被在劍氣攻擊范圍之內,必定是被恐怖的劍光撕碎的下場。配合著吞吞的威力,哪還有什么不死存在。

    無論身體、它們身上的裝備,還是賴以復活的靈魂之火,統統湮滅。

    怪物們也怕了,可是以陳龍士的沖鋒速度,根本逃無可逃。

    只能撲騰著顱骨中的魂火,恐懼的看著戰場上的殺神將一片片的同伴湮滅,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完成這一切。

    它們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同樣的命運落在自己身上。

    片刻后,【九極劍術】已經施展了一遍又一遍,效率看似極高。可他知道,執劍在手,才是讓神劍威力消減。索性將長劍往空中一拋。頓時九鳳啼鳴,長劍在空中一分為九,彷如九只赤色鳳凰籠罩天空。

    陳龍士以念御劍,威力更長數倍不止,殺敵的動作又快了許多。這一番施為,看起來似模似樣,可終究不是真正的御劍術,只能憑借神劍之威殺伐。劍光方落,地面就已崩裂。連城墻上都是一道道深深的壕溝,那是劍氣控制不當留下的痕跡。

    整個城外宛如地獄,一片片不死怪物化作骨灰,在劍氣騰空之下灰灰湮滅。但人類也不是毫無代價,即使有陳龍士力挽狂瀾,依舊死傷無數。數千人的鮮血匯聚在一起,形成一條小何,朝著四面八方低凹的土地汩汩流去。

    城門之外的每一寸土地,都被鮮血竟然。這里的每一處空間,也都充斥著不死怪物們的骨屑灰灰。

    陳龍士就站在戰場中間,打馬前行,一步步逼近枯骨、紅猙、黑荒三位大將。

    孤身一人,對著敵方大軍發起沖鋒。

    眾多不死怪物兵器紛紛出手,一排一排的箭手,同時彎弓搭箭,千百支長矛,一齊指向陳龍士,登時殺氣盈天。

    一批明顯比其他不死劍侍更加高大的精銳怪物沖了出來,箭矢如急雨,鋪天蓋地落下。上萬的“不死不滅”怪物,戰戰兢兢,如臨大敵,對著孤身獨騎的陳龍士,布下強大的陣勢。

    三位不死大將這時也被嚇破膽,讓屬下擋住前路,就要與四妃一起率先撤離戰場。

    哪怕陳龍士已經被大軍包圍,它們依然沒有絲毫安全感。

    坐在高大骨馬上,遙望給不死兵團遠隔的陳龍士,只見他目光向它們這邊掃來,心中一廩。陳龍士利如電芒的眼神,完全不受距離的影響,直接望到他的身上、眼中、心內。

    那是一種感覺,無論再多計較,無論多少屬下,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絲毫也不管用。

    “滾開!”

    陳龍士一聲暴喝,劍旋·風卷云殘。

    劍光掠下,滿天箭矢頓時被一掃而空。

    劍浪·大海無量。

    又一劍落下,劍勢磅礴如海,蠻橫的清空數十米陣地。陳龍士速度不減朝著最近的枯骨沖去。經過城門口的那場屠殺,經過這連番的迅猛突進,此刻他雖單人獨劍卻已經將自己的氣勢積蓄到了極點。

    欲手刃楚王,先斬其臂!

    陳龍士沖過了層層阻撓,在敵陣中迅速前進,所有試圖阻擋他的怪物,都立斃當場,竟然沒有一個怪物可以使他的步伐慢下半分來。

    卻依然有各種不同類型的兵器,刀、槍、劍、矛、箭矢,瘋狂地從四方八面向陳龍士施以死命的攻擊,殺氣彌漫全場。但陳龍士像是暴風雨中聳峙的高山,任是最強勁的狂風,也不能使他絲毫搖動。

    逃無可逃,三位不死大將也不是吃素的。

    枯骨搖身一變,化作渾身骨刺的骨妖。紅猙與黑荒亦都大顯身手,就連四妃也顯出身形,混在陣型中同時向他搶攻而來。

    陳龍士手上赤色劍光一閃,劍光如星月連環劃過,天地忽爾停頓。這一劍,完全沒有受時間和距離所束縛,他手中寒芒初現,三位實力不弱的大將連掙扎機會都沒有,立刻授首當場。

    夜風吹過,灰煙如霧,場中飄散一新,哪還有三將與四妃的身影。

    所有在場的喊殺聲在這一刻,似乎也停頓了一下。

    整個戰場鴉雀無聲,繼而,不死怪物們哪還有再戰之心,匆忙逃亡身后黑暗。

    “勝利了?”

    人類也無力追擊。

    一位年輕小將手拄著長戈,一屁股坐倒在地。

    敵人逃走了,在神劍之下,連不可一世的不死大將也不是一合之敵,可不就是勝利了嗎?

    然而就在此刻,遠處天崩地裂般轟鳴一聲。

    一股黑煙如龍,呼嘯而至。

    所過之處,大雪紛飛,流水結冰,連正在風中招展枝頭的大樹都瞬間凝結成冰晶。

    這股黑煙轉瞬即至,在眾人稍稍愣神之際,化作極端狂躁的氣息陡然炸開。緊接著,一個身材并不高大的身影,伴隨著一片黑色劍光,朝著陳龍士襲來。

    唳——

    危急時刻,鳳鳴聲驟然響起。

    手中長劍化作九鳳騰飛,如面對天敵般朝著黑色劍光沖去。

    “波~”

    兩道劍光交擊在一起,竟發出鈍器擊打的悶響。聲音沉悶,讓人聽得頭暈目眩,五臟六腑都難受欲吐。強烈的沖擊波,自交擊之處擴散開來,陳龍士首當其沖,被沖擊波沖下馬來,當場吐出一口血。

    聲波過后,塵土滿天,火把也熄滅殆盡。

    借助頭頂九頭鳳身上愈發洶涌的火光,終于看清那道黑煙是誰。

    那是一個頭戴王冠,身穿黑色王袍的老者。或許年輕時也是一個力能擔山的漢子,但此時卻佝僂愛笑,雙目透著魂火兇光,宛如絕世兇人。

    看到此人,半空中赤色九鳳鳥身上火光卻愈發鮮艷,嘶鳴一聲,就要主動朝他撲擊過去。

    “回來!”

    陳龍士卻沒有慌神,他所做的一切,可不就是為了總boss嗎?看了一眼楚王手中那柄同樣華麗的黑色長劍,他沒有輕舉妄動。這個BOSS用其他方法,是無法通關的,唯有持劍在手護身,慢慢尋找機會。他也知道這樣做,只會限制神劍的威力,可他更不想被秒殺。

    九鳳鳥不甘的啼鳴一聲,化作三尺長劍落在他手中。

    “桀桀桀桀~”

    難聽的聲音從楚王口中傳出,也暴露了他一口黑色的牙齒。

    王冠之下,頭發已然全部掉光。

    “三百年……

    三百年,寡人終于得見天日。

    小娃娃,就是你獻祭國鳥鑄劍的嗎?

    桀桀桀,若不獻祭國鳥,寡人還不能脫困而出。乖乖交出神劍,寡人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

    陳龍士冷靜持劍對立,劍光吞吐不定,“什么機會?”

    “殺了全城百姓,加入寡人麾下。以后打下這偌大天下,你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陳龍士笑了,向前一步跨出,“你這開場臺詞,糗爆了!”

    “無知小兒!”

    當陳龍士拒絕之后,原本就陰沉的楚王更加兇厲,手中楚王劍揚起,“你永遠也無法體味,凡人與神之間……有何等之大的差距。”

    璀璨劍光襲來,如同婉約一般的劍光奇快無比,幾乎從楚王手中的楚王劍中迸射而出的同時,就已經跨越百米距離,斬到陳龍士近前。

    速度之快,根本躲避不及。

    幸而神劍劍格處忽然冒出一顆鳳頭,張嘴將這一刀劍光吞噬。
3d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