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5200閱讀網 > 其他小說 > 盜墓筆記2019 > 第三章 三叔的尸體
    胖子追過來找到我們,我們仨坐在人家院子的花壇上。我脫掉了金萬堂的鞋,把鞋帶系在一起,掛在我的脖子上,這老小子腳底板薄,光腳就不至于逃跑。他哀怨地摳著腳,對我說:“小三爺,這至于么?咱們多少年交情了,可謂交情深重金相似,詩韻鏗鏘玉不如……”

    “滾蛋,我這人眼濁,白眼狼當哈士奇也不是第一次了,你解釋解釋。”我把在博物館拿到的地契給金萬堂掃了一眼,“你為什么冒充我三叔的名義在賣我的地?”

    金萬堂眼珠轉了轉,剛想說話,胖子在邊上道:“老金,你這人是個王八蛋我們早就知道了,你王八蛋歸王八蛋吧,但是大事小事分得清楚,這點我很欣賞。我告訴你,這件事情上,騙錢是小,事沒說清楚,耽誤了咱們天真的正事,那就是大事。怎么說你想好了,這么多年朋友,我也不想把你的屎打出來。”

    金萬堂假笑點頭:“胖爺你提點的是,我有數我有數。”他從兜里掏出煙,遞給胖子和我。

    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腦子里飛快在過胖子說的話,煙給我們點上的時候,我看他已經下定了決心。他抬頭望天,悠悠說道:“這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給我三句話說完。”我一下就煩了,還以為我二十多歲喜歡聽你們講老黃歷。老子自己的老黃歷都一車了,心里啥都缺,就不缺這玩意。

    “這塊地是你叔托我買的,他當時特別熱衷氣象這玩意兒,說這氣象站里有他要查的東西。”金萬堂道。我問是什么,他搖頭:“手續辦完你叔就不見了,丫錢沒給我,雖然當時也不貴,但錢壓手里那么久了我也不痛快,所以就想給賣了,但手續辦完我又不是地主,賣不了啊,于是我就把心一橫,冒充你叔。”我轉頭皺眉心說鬼扯什么?他立即道:“這部分不重要,重點不是這個,你聽我說完,要賣地得先把廢樓給清了,我帶人來清場才發現,那棟樓里確實有一個奇怪的東西,不知道是不是你叔當時想找的。”

    “是什么?”

    金萬堂看我起了興趣,松了口氣,他道:“說起來太麻煩,但是那東西就在上頭廢墟里,你們干嘛不親自去看一下。”

    我心想且不說他說的前因是不是真的,但我三叔托人辦事不給錢我是承認的,別說外人的錢不給,去七星魯王宮錢都是我墊的。此外金萬堂確實是老王八蛋,沒必要計較這個,反正他一心想著把這塊地給賣了。

    我于是把鞋還了。胖子提溜起他往回走。路上,金萬堂大概把事情的細節說了一下。

    老建筑是氣象站的老檔案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沒有電腦,氣象數據那么多圖表都是紙質的。這些檔案有很大一部分已經電子化,加上這里是地區氣象站,數據記錄之后每年會匯總到南京氣象站,所以留在這里的圖表檔案其實是廢紙。這些大批量的檔案很大部分還留在這棟老建筑的檔案柜里,擠了幾十年灰和潮氣,用金萬堂的話說,長滿了蘑菇。

    他做清理的第一步就是把這些檔案柜全部搬出去。做賊心虛,這件事情他打算速戰速決,完全沒有想過會發生什么意外。結果清場第一天,工人就上報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建筑一共六樓,在一樓搬靠墻的一排柜子的時候,他們發現,在一個柜子后面,藏著一道奇怪的門。

    說奇怪,其實是一扇普通的木頭門,刷著天藍色的漆,漆剝落得很厲害,門框因為潮氣都膨脹變形了。奇怪的地方是,二樓到六樓都沒有,只有一樓有這道門,而且完全被檔案柜擋住,似乎是人為地想要隱藏起來。

    工人把門撬開,發現里面竟然是一個簡陋的起居室,寫字桌腐爛發霉,單人床、熱水瓶上全是蜘蛛網,天花板上的膩子都發潮脫落了,覆蓋在地面上。

    我們來到那扇門前的時候,我對這件奇怪事情有了更加清晰的認知,因為我是學建筑的,一眼就知道,那道門在那個地方并不是特殊的設計,那其實就是傳達室的門。

    在門邊上的墻壁上,能看到后來磚砌的痕跡,我一下就明白了,有人改了這幢大樓大門的位置,我們進來的入口是后來開的,原本的大門口在這里,這個被藏起來的房間,只是之前普通的傳達室。

    金萬堂風水造詣很高,這點他不會看不出來,所以他說的奇怪,應該不僅是門被藏起來了。

    大樓內部非常陰冷,走進這個傳達室之后,我愈發覺得有點毛骨悚然。我很久沒有進到這種環境中,進去之后拿手機手電一照,就明白了金萬堂所說的“說不清楚”。

    我看到一具干尸坐在這個房間中間的椅子上,整具尸體垮在椅子上,幾乎完全干化,身上的夾克粘在尸體上。

    我看著夾克,腦子嗡的一下,瞬間喉嚨就麻了,我認得那夾克的款式。

    那是我三叔常穿的夾克。

    我的腦子還沒有開始聯想出任何的信息,但是我身體已經開始本能地發抖。沒有任何征兆,我不敢往前走一步。

    胖子用手機照過去,我整個人的毛都炸了起來,雖然尸體的面貌已經腐爛,但是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這具尸體,就是我的三叔。

    我回頭看了看金萬堂,他在邊上默默地看著我,表情不似剛才那么圓滑,似乎在等我做出結論。

    說實話,不管怎么說,我沒有準備好那么快面對我三叔的尸體,在強行逼迫自己面對所有困難那么多年后,我第一次奪路而逃。

    幾乎是在同時,我手機的短信鈴聲響了。
3d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