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5200閱讀網

第二百七十五章 執劍

小說:修仙游戲滿級后 作者:文笀 更新時間:2020-01-19
小說5200閱讀網(www.cmqhfk.tw)開通手機站了,手機用戶可以登錄 m.5200xiaoshuo.com 進行閱讀,效果更好哦!

  “剛才……”

  曲紅綃忽地開口。

  溫早見轉過頭,只見她正望著天空,皺著眉。

  “怎么了?”

  曲紅綃微微瞇眼,“好像有什么東西飛過去了。”

  然后,她想了想又補充道:“很快,特別快!”

  “你知道是什么嗎?”

  “速度太快了,我的神念遠遠跟不上。不過——”她伸手一招,一道氣息如雷霆般涌出去,直沖長空,在極高之地翻騰一剎后又折返。

  曲紅綃收回這道氣息,感受了一番后說:“血氣。”

  溫早見問:“血腥之氣嗎?”

  曲紅綃搖頭,“血煞之氣。”

  “血煞之氣……”溫早見望了望天空,“先前云獸之王號令群獸的時候似乎宣泄出過血煞之氣。莫非,剛才飛過去的是云獸之王?”

  曲紅綃不確定地搖頭說:“很有可能,但是我無法確定。”她看了看巨獸飛行的方向,依然沒有改變,說道:“如果真的是云獸之王的話,這些巨獸應該會追隨她而改變方向,但是現在看來……有兩種可能,一是剛才飛過去的不是云獸之王,二是剛才飛過去的是云獸之王,但她是被迫的。我所捕捉的血煞之氣有些紊亂,如此看來,似乎第二種情況可能較大。”

  “被迫?”溫早見驚疑,“以云獸之王的能耐,誰能讓她被迫?”

  曲紅綃凝眉思索片刻后,忽然想起什么,連忙將傳音令拿出來,傳遞自己的神念到胡蘭所持有的傳音令去。這次,沒有受到任何阻礙,直接就傳過去了。她頓時意識到,先生師妹他們,脫險了。如此一來,便印證了剛才以著極快速度飛過去的是云獸之王。

  與此同時,她心里再次升起疑惑。是先生出手了嗎?還是有其他人相助?

  她一番思索后發現,自己似乎還從未親眼見過先生出手,也不知先生是怎樣的方式去同人打斗,更不知他的實力到底在一個怎樣的水平。

  曲紅綃對葉撫的認知里,是他對萬事萬物的感知和理解超乎了她所見過的其他任何人。

  一想到云獸之王的厲害,曲紅綃便知能讓她被迫逃離估計天下就那么三四個人……但,那幾個人定然不會因為這樣的事便出面的。

  一番分析下來,曲紅綃認為極大可能是先生出手趕跑了云獸之王。

  事實上,曲紅綃的分析沒有錯,有理有據,只是她沒有準確地看到情況,云獸之王不是被趕跑的,而是被打飛的。

  “會是天上那幾位嗎?”溫早見見曲紅綃一副很糾結的樣子,便禁不住問。

  曲紅綃頓了一下,說道:“天上那幾位不會輕易干涉天下事的。”

  “也是……”

  曲紅綃打斷她的話,“不必在這件事上多費心思,現在的你我還沒資格去觸碰。”

  溫早見淺笑,“依你。”

  ……

  疊云國東邊有一座比較特殊的城池。這座城池離其他城池都挺遠的,周邊也沒什么江河海流,也不是商道關口,更不是什么要塞關口般的兵家必爭之地。之所以特殊,是因為這座城池有一種特殊的景觀——花。這座城池名叫南見城,也被叫做花城。

  說起來,花并算不上什么特殊的事物,但在南見城,花硬是被打造成了特殊的景觀。

  南見城里每一座房屋,任何一條街道都被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花圍繞包裹著。從很遠的地方看上去,這座城池就像是穿著一身各種花朵制成的衣服。普通的有菊花、荊棘花、曇花、夜來香……少見的有彌羅、褋花、長珂……罕見,乃至其他地方幾乎絕跡的袈裟衣、天沖、提南……在這里都能找得到,而且,這里的花并不隨著季節開放凋零,冬季的花可以在春季開放,夏季的花可以在冬季開放……自這座城池誕生以來幾百年過去了,仍然沒有人能完全統計出這座城池里到底有多少種花。

  而事實上,這里之所以有那么多花并不是因為生活在南見城的人喜歡養花,而是因為這里是一位特別喜好養花的圣人的圣隕之地,這位圣人名為蘇南見。圣人隕落后,一身的大道彌散開后,便影響了這一大片土地,為了避免影響繼續擴大,疊云國便以城為陣封鎖了大道氣息繼續彌散,以圣人之名為城池命名。久而久之,便成了現在的樣子。

  雖然住在這里的人并不都是喜歡養花的,但基本上都習慣了每日與花說早安,同花道安眠。

  雖然是圣隕之地,但平日里的南見城并不熱鬧,這源于青梅學府和疊云國官方的管控,除了花多以外,與其他城池沒多大區別。但每五十年便有那么一次往生花開放的時候,能夠看到忘川河的虛影,甚至有可能會看到九幽之地。那個時候會吸引來很多人參觀。不過現在,離往生花開放還有著十多年。南見城還在平靜祥和當中。

  城中,外街道的一間小宅院里。一只白貓直勾勾地盯著天上看。常人眼里,天上正飄過一朵又一朵烏云,但是這只貓的眼里,那是一片又一片巨獸群。

  “又娘,你在看什么?”

  一個身穿碧色衣裙的女人從屋中走到院子里來,穿過花叢鋪成的道路。

  白貓的心思深深被那巨獸群所吸引,沒有回過神來。

  女人走到它身邊,順著它揚起的腦袋向天看去。在她的眼里,那不是烏云,是龐大的巨獸群。

  “那個方向……好像是他們離開的方向。”她自語道。

  她腦海里浮現起一些畫面來。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朝朝暮暮……日日思夜夜念……”

  果然,這種事情還是叫人說不太清楚。

  “隔壁姐姐說,愛戀這般事,總是女人吃不得虧,丟不了手,放不下心。現在看來,好像是那么回事。”她想,“也不知他有沒有稍微想念我一點點。”

  忽然,一道紅光閃過,剎那之間染紅整片天,然后又立馬消失。

  她愣了一下。

  白貓“喵嗚”叫了一聲,透露著些許恐懼,然后立馬鉆進她懷里。

  她站起來,仰頭看著天空,此刻,天空已然和剛才一般無二,就好似那染紅整片天的剎那不存在一般。

  “我沒看錯吧……那道紅光,好像是個……人?”

  直覺一般,她下意識地察覺到剛才那瞬間的事可能與他有關,只是她無法察覺到是哪樣的關系。

  她不知覺地陷入恍惚之中,直到某一刻感覺到鼻子有點癢,才回過神來。

  摸了摸鼻子,摸到了異物,然后她拿在手上看了看。

  “一朵……櫻花?”

  她環視院子一番,并沒有發現這里有櫻花樹。

  “從其他地方飛過來的?”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這朵櫻花有著一些熟悉的氣息。

  ……

  中州東邊臨海處,有一片山,被稱作防海山,顧名思義,便是這座山起到了防止海潮、海風等等有關海的作用。

  前一刻,這座山還是中州東邊最大的山,肥沃、富饒,各種各樣的靈植、靈獸與高等精怪在其間修煉成長。

  然后一道紅光閃過。

  下一刻,防海山從最中間的龍脈之心的地方崩碎。像是隕石墜落在這里,龐大的力量蠻橫不講理地把這里貫穿,從中間砸開一道比海平面還要底的缺口。蔓延出去的力量和沖擊無法被山石阻擋,直擊大地,在地上撕開一道深淵便的裂縫,裂縫瞬間將海洋連接起來。然后,海水開始往這缺口里倒灌。嘩嘩的海水同崩裂開的山石撞擊,發出雷霆般的喧囂,剎那之間,便將這里變成一處絕地。

  而此刻,在那缺口的最深處,一個面色蒼白的女人仰面躺著。在她的視角,看到的夜空便像是一條幽藍色點綴著星點的絲線。

  她呆愣愣地看著那條“絲線”,一時間忘了把自己的身體從霧鐵石中拔出來。

  她在想著一個問題。

  “那真的只是一朵櫻花嗎?”

  回答不是的話或許能讓自己好過一點,但是她沒有勇氣去告訴那不是一朵櫻花。即便是現在,她仍然覺得那只是一朵普通的櫻花。而她不得不去承認,自己被一朵櫻花從東土砸到了中州來。

  許久之后,她才動了動身子,頓時,整個霧鐵石礦斷裂,一整個礦脈直接碎成細塊。

  她坐在地上,皺著眉。

  只是瞬間,她便察覺到,自己的身體沒有任何損傷,按理來說,以那櫻花的力量完全可以像洞穿其他云獸一樣洞穿自己的身體。但是現在的情況是,自己并沒有受到任何損傷,只是被那力道從東土砸到中州來了。

  “既然有殺死我的力量,為什么只是趕走了我?”

  一時間,這個問題讓她感興趣的程度比那櫻花為何人之物更盛。是的,是“感興趣”,并不是“疑惑”或者說“害怕”。她即便是被從自己最擅長的力量層面給碾壓了,仍舊沒有升起任何一點挫敗感。甚至是說,這一朵櫻花讓她產生了極大的興奮感。她很興奮,因為她從那櫻花里感受到了無與倫比的力量,她癡迷于那樣強大的力量。即便,那力量處于自己的對立方。絕大部分人會因為對手或敵人強大而煩惱害怕,但是她不會,對手越強大,她越喜歡。她喜歡挑戰強大,喜歡戰勝強大,喜歡擁有強大。

  “剛醒來就碰到這樣的事,看來這座天下果然沒讓我失望。”

  此刻,她已然懶得去考慮那朵櫻花為何沒有殺死自己,也不愿意去考慮。她覺得即便是考慮了也沒有個定數,最好的辦法便是直接找到那朵櫻花背后的人,然后親自去問。

  不過在這之前,她要先完成她身為王的使命。

  她腳踩地面,然后使力,整個人瞬間躍出這個大斷層,而地面則是又被她踩下去一個大坑。

  待到她離開這里,海水灌進來,開始填補這缺失的一塊。

  因為防海山龍脈被砸斷的緣故,此刻山上山下的精怪靈物盡皆騷動起來,一時之間各種駁雜的氣息攪亂在一起,形成了旁邊的混亂之氣,肆掠著這片山。看樣子,估計等不到日出,這座山的龍脈之氣就將全部潰散,然后化作凡山。

  懸立于空中,她揚手抬起一道血氣打向空中。這道血氣迅速蔓延出去。不一會兒,天空中的巨獸們就知道了它們的王現在在中州。

  做完這個,她正打算離開,忽然察覺到幾道氣息正在向自己逼近。然后,她停了下來,就留在原地等候。

  不一會兒,一個長發飛揚的男人出現在這里,他有著一對特別吸引眼球的桃花眼,穿著一身華貴的錦衣,手里拽著一根煙桿。

  “恭喜大王,賀喜大王!”這男人人還未臨近,聲音便已傳過來了。

  “叫我女王大人!”云獸之王冷聲道。

  男人桃花眼一瞇,笑著問:“先前不還是叫大王嗎?怎么又改了?”

  云獸之王眼神幽幽。她面色本就蒼白,眼神再一冷的話,看上去更加慘淡,若不是一身的氣勢太過霸道,把她當作得了紅眼病的病秧子小姐實屬正常

  男人見此,連聲喊:“女王大人,女王大人。”

  “九重樓,你的朝天商行不愧是天下第一商行啊。”云獸之王開口說。

  這男人是朝天商行的大老板,沒有人知道他真名,都叫他九重樓。

  九重樓笑著說:“我從來沒說過天下第一,都是別人瞎起哄弄的。”

  云獸之王說:“是嗎?那空中數億里的航道也是別人瞎起哄讓你弄的了。”

  她的語氣這下子反倒聽不出冷淡來了。

  九重樓仍舊笑著,“朝天商行哪有那本事哦,天下商行數不盡,一個弄一點,也就變成現在這樣子了。”

  云獸之王眼中血氣一動,“你不必和我說這些,我同你挑明了,這兩千年來,空中航道占據了空中不少我族的生存之地,讓我族受盡委屈,還有你朝天商行捕殺我族以及其他空中巨獸不下十萬數,你就說你準備拿什么來賠償。不要同我說什么一命抵一命,人命太卑賤了。”

  九重樓心里不由得一沉。兩千年了,他都快忘記云獸之王的霸道了,沒有做好準備,現在話語權落到她那邊去了。在來之前,他就知道如果說賠償代價落在自己這邊的話,那么自己將處于談判的劣勢方。

  “還是女王大人你親自提條件吧。是朝天商行犯了錯,忤逆了女王大人。”九重樓笑笑說。

  云獸之王冷聲道:“我敢提,你敢答應嗎!”

  九重樓笑道:“女王大人盡管提。”

  云獸之王毫不顧慮地說:“天池!”

  九重樓聽,心里小呼一口氣,這在預料之中。但是立馬,他就頓住了。

  云獸之王繼續道:“以及天下第二樓第三千層到第三千九百九十九層的掌控權!”

  九重樓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片刻之后他想說話,立馬就被云獸之王打斷,“別無他言。要么你轉讓掌控權,要么我親自去拿掌控權。”

  說完,云獸之王轉身便掠動身形離去,沒有給九重樓任何一點說話以及談判的機會。

  九重樓愣在原地好一會兒才無奈地吸了口煙,濃郁的煙霧被海風吹得七零八落。他這才往腳下看去,發現地下那座防海山的龍脈已然崩碎了。他不禁在心里說:“姓師的沒一個好東西,要不是我只是個小商人,不擅長打架……”

  沒過多久,九重樓忽然聽到后方傳來一聲刺耳的音爆之聲,一對桃花眼頓時明亮了幾分。

  “有好戲看了!”

  動如雷霆,扭身之間,便消失在這里。

  下一刻,他出現在云海一端。頓時發現有人正在與云獸之王對峙,而那人他認識,正是墨家當代執劍長老岳道一。他見此,心里一樂,砸吧著煙桿便美滋滋地“袖手旁觀”。

  只聽云獸之王冷聲問:“你是來談代價的?”

  “師染,你未免太過分了。大陸的天空當屬大陸每一個人,你有何資格對其發號施令!”岳道一是常人六十歲的模樣,不過看上去神采奕奕,尤其是一對眼睛和眉毛,當真便是劍眉星目,即便是發絲灰白,也仍舊是英氣十足。他手持一柄劍,外形質樸,極具陳韻。

  “資格?”云獸之王輕輕揮手,頓時整片云海化作血海翻騰,“我沒有什么資格。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打下來的。”

  “簡直是未開化的莽夫!”岳道一正聲喝道。

  云獸之王反而沒有因此生氣憤怒什么,“有膽,你是我醒來后碰到的第一個有種的人,其他人都是些懦夫。尤其是他!”她伸手指了指在遠處看戲的九重樓,“簡直軟弱到骨子里去了。”

  遠處的九重樓一陣無奈,看個戲還得被拉出來說教一番。

  岳道一不用刻意猜也知道九重樓定然是和云獸之王達成了某些條件協議,然后看他的眼神都變了,“他是個商人,一切以保全利益,但我不是商人,所以,你休想讓我認可你那些蠻不講理的霸道宣言!”

  云獸之王雙眼爆出血光,“正合我意,那我們來打一架!”

  “你羞辱了全天下的人,我必將為其討一個公道!”岳道一一身正氣盎然而起。

  九重樓樂呵樂呵地吸口煙,在心里罵了句“愚蠢”。

  “拔劍!使出全力!”云獸之王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蒼白的嘴唇。但蒼白依舊蒼白。

  岳道一氣機翻涌,道意席卷全身,沖散血氣的明朗之

小說5200閱讀網www.cmqhfk.tw努力創造無彈窗閱讀環境,大家喜歡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們的支持,讓我們走得更遠!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3d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