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5200閱讀網 > 網游小說 > 修仙游戲滿級后 > 第五十五章 笑臉盈盈
    一穿金戴銀的貴老爺,端著個酒壺,捏著兩個杯子就坐在了周若生的面前。

    貴老爺滿面紅光,一身裝扮珠光寶氣,瞇著個眼睛笑呵呵地說:“這位姑娘,那家伙沒有眼力見兒,不愿陪姑娘吃飯,我劉成歸見姑娘一人,不如我二人小酌兩杯?”

    周若生杏眼一掃,便看透了這酒壺之中的酒混了迷藥,不由得在心里暗嘆無聊。這些都是他以前玩剩下的。

    貴老爺劉成歸便斟滿了兩杯酒,遞給周若生一杯。

    周若生接了過來,站起來笑著說:“不知這位老爺從何而來的底氣,主動找我來喝酒。”

    劉成歸愣了愣。

    周若生大袖一揚,“你且看看你的模樣,又老又丑,憑什么配和我共飲?若是說你有些錢財,你看看你穿的什么東西,再看看我穿的什么,你配和我共飲嗎?”

    劉成歸呆住了,回神一看周若生身上的衣服,這一瞧,一下子就看出來了,他周若生身穿的衣服每一根絲線都是珍貴無比的離蠶之絲,這號稱比黃金貴上百倍的材質。

    在這黑石城,穿得起這般衣服的人一只手都數的過來,劉成歸當即知道自己打主意打錯了人了。正欲退去,卻只覺腦袋一涼。周若生將那杯就倒在了他的腦袋上。

    “你這老東西,玩的都是我玩剩下的,就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了。”

    劉成歸惶恐退去,叫著一群家仆就狼狽離去。這瞧得在場的其他人直接打散了心里的算盤。

    做完這些,周若生忽然又改了副臉,沖著葉撫輕聲說:“我只想與先生你共飲呢。”

    在場,胡蘭是相當的不滿意,在她看來,周若生的行為就是在勾引自家先生,當即就瞪著眼說:“你才不配跟我家先生共飲。”

    周若生不理會胡蘭,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葉撫,轉身邁動步伐,就下了樓。

    胡蘭氣哼哼地,那周若生不理會她,讓她一口氣不知道往哪兒出,就癟了癟嘴對著葉撫說:“先生肯定不會跟那種女人一起喝酒的吧。”

    葉撫好笑地搖搖頭說:“那是當然的啦。”

    他在心里默默添了句,那家伙才不是正兒八經的女人呢。

    胡蘭將所有的怨氣全部發泄在火鍋之中,一直悶頭地吃著。

    待到所有人都吃飽喝足后,才去結賬。結賬對于秦三月來說永遠是個痛苦的過程。目前有兩件事讓她最開心,一是被葉撫夸獎,二就是錢袋子里的錢越來越多。

    離了火鍋店。

    葉撫便說了些話,就讓三人先回去了。

    撇過墻邊轉角,便在那勉強冒出了些葉子的老梧桐樹下瞧見了周若生。

    周若生雙手都縮在寬大的袖子之中,聽到身后的腳步聲就不由得轉過身來,笑臉盈盈。

    他一改之前的魅惑玩性,變得沉沉了,“對于先生你,其實我有許多想不通的。”

    “請說。”

    “你做了曲紅綃的先生,就應該能知道我的身份是什么,對吧。”

    “我是先生,曲紅綃是我的學生,有些問題沒道理強加在一起的。”葉撫緩緩回答。

    周若生冷哼一聲,“你想要隱藏,我無法干涉,但是我作為守林人,有些事情必須盡到自己的本分。在這黑石城大幕之中,守林人才是規矩,才是王法。任何不穩定因素都不應當存在于大幕之中。”

    他轉身,指著梧桐樹上的幾片嫩葉說:“大幕之中,有很多的機緣,但是大多數都比不上這幾片葉子,但是到了今天,卻沒有一個人發現這幾片葉子,說到底不過是最珍貴的最樸實而已。就像曲紅綃,撇開了那么多的東西,愿意安安心心地在先生的三味書屋讀書,這已經是很難得的一份珍貴了。”

    “只是啊,我依舊還是有很多不明白。我作為守林人,第一個任務就是調查鐘隨花一事背后隱藏的東西。我不明白鐘隨花為何死而復生,不明誰能夠徹底地碾壓那墨青青,也還不明白我那天在三味書屋屋頂為何被潑了一身尿。”周若生扭著眉毛,質問葉撫:“不知道先生能不能給我一個解釋。”

    葉撫看著周若生,笑著說:“不是你說起,我還不知道你在我家書屋上被潑過尿。”

    周若生從一開始就放低身段,直接拋出自己的身份,還說到了曲紅綃的事情,說那么多也不過是在試探葉撫。葉撫很清楚這一點,周若生若是知道這些事情都是自己做的,就不會有那么多的彎彎繞繞了。就連剛才在火鍋店,打臉那位貴老爺也不過是故意做給自己看的。

    種種事情,大都仗著一個理兒。周若生他以為葉撫不認識自己。

    周若生正欲開口說,被葉撫搶先一步,“你說了那么多,方便的話,幫我解答個疑惑吧。”

    周若生皺了皺眉。

    “請問。”

    “你找我到底要干嘛?”葉撫做出疑惑狀,不急不緩地問。

    周若生恍然愣住。他忽然有些懷疑自己之前的猜測。先前,在了解和鐘隨花接觸過的人中,他注意到了葉撫,便開始調查,但是卻發現葉撫這個人存在著很多未知,不論是身份,還是跟曲紅綃之間的聯系都很奇怪。就想著來試探一番,卻不想到最后有這么一個結果。

    他不知道我找他干什么嗎?不知道嗎?周若生對自己猜測的懷疑越來越深。

    到最后,他一咬牙,決定用最后一招。

    只見他的身形忽然閃動,裹挾著一股冰冷的氣息,欺身而上,一抹幽藍的氣息從他身上傾瀉而出,剎那只見,凌厲的風呼嘯在整個巷子里。肅殺氣息吞噬一切雜草,卻只有那梧桐樹上的幾片葉子連搖晃也不曾搖晃。

    葉撫只是站在原地,動也不曾動彈。

    周若生那蘊含巨大威勢的氣息沖到葉撫面前不足一寸,就被他自己強行停了下來。

    一切平靜下來后。

    周若生冷冷地說:“你為何不出手抵抗。”

    葉撫蹲了下來,撿起一塊石頭在地上劃了起來,邊劃邊說:“我是個教書先生的嘛,要是讓學生看到我打架,多不好啊。”

    葉撫很清楚。既然周若生是守林人,自然得遵守這大幕的規矩。所以,周若生到最后肯定會自己收手的。

    同時,葉撫也不得不在心里默念,我若是真的出手了,那么一定不會是抵抗……

    葉撫站起來,笑著拍了拍手上的灰,轉身便離去,只是留下一句:“歡迎來三味書屋做客,不過下次就別朝我臉上吐煙了,那樣很不禮貌。”

    周若生疑惑地看著葉撫的背影,他低下頭,朝葉撫剛才劃動的痕跡看去——

    只見地上是一副簡筆畫,是畫的身后那梧桐樹的模樣。

    周若生忽然如遭雷擊,一點一點扭過頭去,再看去,那梧桐樹早已消失不見。

    他低聲呢喃:

    “不愧是曲紅綃的先生……”

    周若生望著天上隱約的星辰,卻默默在心里決定,就當今天無事發生。因為有些人是真的招惹不起。
3d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