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5200閱讀網 > 其他小說 > 身體交換游戲 > 31. 身上多了根管子
    看著面前的提示文字,夏煜一下子愣住,他先是詫異了一下游戲居然還有這個功能,然后開始緊張起來。

    什么情況,誰生命垂危了?

    首先可以排除黑貓,黑貓的欄位被自己刪除了,而且黑貓正吃著貓糧呢。

    是安思瑤那邊?還是徐幼香那邊?

    點開標記欄位,夏煜看了一眼,第三欄徐幼香的欄位上,多了一個紅色的標記。

    果然是這只脾氣差的蘿莉出了問題!

    猶豫了兩秒,夏煜點擊欄位,進入了徐幼香的身體。

    身體交換中間的黑暗過去后,夏煜見到了徐幼香的臥室天花板。

    他感覺周圍很冷,但日期還是九月,不可能這么冷,冷得他思考速度都滿了許多。

    他想要抬起手,拉一下被子,但花了五秒,失敗了兩次,他才讓手行動起來,摸到了被子。

    他拉了一下,沒有拉動。

    這是要涼了啊!

    腦子重新運轉起來的夏煜,放棄了拉被子,他在左右看了看,見到手機就在床頭柜上后,松了口氣。

    艱難的移動到床頭柜那里,將手機抓在手上,夏煜按下了120,之后,他就沒有了意識。

    等他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

    捂住額頭,夏煜回想著剛剛冰冷的感覺,心臟劇烈跳動著。

    他前世是睡一覺就穿越到了這里,所以這種死亡的感覺,還是第一次遇到。

    “夏煜,你怎么了?”桂梓曉驚慌的看著面色慘白的夏煜。

    此刻正是放學的時候,同學們都圍在了夏煜身邊。

    制止了桂梓曉打120的舉動,夏煜深呼吸一分鐘,恢復過來。

    “是怎么啦啊,嚇死我了。”

    “去醫院看一下吧。”

    “我去找老師!”

    同學們七嘴八舌的說著。

    “沒事,只是剛剛想到了一件事情。”夏煜站起身,表示自己沒有問題。

    在夏煜的堅持下,同學們沒有再說什么,他們該去社團的去了社團,該離開學校的離開了學校。

    夏煜又歇了一分鐘,拿起書包,向著咖啡館走去。

    路上,他回想著徐幼香的事情。

    在拿到手機,按下120之后,他就失去了意識,甚至沒能等到電話接通。

    徐幼香她怎么樣了?

    他知道,只要打開標記欄位,就能見到徐幼香的情況,但他有些不敢去看。

    到底是登入過的身體,就是對方的態度很差,夏煜還是對她具有著一些感情。

    走到校門口,他終于下定了決心,點開了標記欄。

    徐幼香的欄位變回了普通的白色,原本刺眼的紅色已經消失。

    得救了?

    夏煜松了口氣。

    隨后,他開始后怕起來,雖然他感覺就是他登入的身體死亡了,他也只會回到自己的身體里,不會有事,但這只是他的感覺,說不定登入的身體死亡,他也會跟著死亡。

    他的心中,又升起了怒火,徐幼香是在自己的房間里進入垂危狀態的,他登入進去后,除了身體冰冷之外,沒有發現什么傷口,對方多半是吃了什么想要自殺!

    那個丫頭在想什么!只是……

    夏煜無法將只是后面的話說出口,兩條腿正常的他,說徐幼香“只是腿不能動而已”屬于站著說話不腰疼。

    除了變態,沒人向往死亡,徐幼香不是那種變態。

    服藥自殺多在夜晚,黑夜和死亡密切相連。而徐幼香選的是早上七點多,這時候應該是她父母出去上班的時間,她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嘆了口氣,夏煜乘上地鐵。

    下了地鐵,他發現有兩個女生跟在他的身后。

    女生們以為自己藏的很好,但小時候經常被跟蹤的夏煜,早就發現了她們,只是在之前夏煜以為她們是同路。

    因為剛剛自己的面色慘白,所以跟過來的嗎?

    在門前,夏煜回過頭,對著她們笑了一下,進入了咖啡館。

    意識到自己兩人被發現了,女生們先是羞澀了一會兒,然后互相推攘著進了咖啡館。

    正如夏煜所想,兩人是有些擔心,加上小女生的浪漫心理,感覺這樣偷偷跟著一個男生,守護他安全回家是一件十分羅曼蒂克的事情。

    她們沒有想到夏煜居然進了一家咖啡店,而且還進了后臺,換了一身西裝出來。

    當夏煜坐在鋼琴前,開始彈奏鋼琴曲的時候,她們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兩人坐了半個多小時,聽完了教宗的舞娘后,起身離開。

    生活不只有面前的男人,還有ktv和電視劇。

    結束了工作,夏煜回到家中,他關注著徐幼香的標記欄,生怕對方再次自殺一次,一天只能登入一次的他,可沒有辦法去救對方第二次。

    好在欄位沒有再次變紅。

    到了凌晨零點,夏煜點擊登陸,再次進入了徐幼香的身體。

    這次面前黑暗的時間有點長。

    不知道過了多久,夏煜睜開眼睛,見到的是一片灰蒙蒙。

    他動了動手腳,雖然有些虛弱,但已經沒有了那種無力感。

    摸了摸身子,他發現現在身上穿的,是一套病服,身下也是一張病床。

    住在醫院嗎?

    他扭動身體的小小動靜,將睡在旁邊躺椅上的人影驚醒。

    “香香!”人影急忙起身,來到他的身邊,并打開了燈。

    夏煜也因此看到了墻上的鐘。

    現在是凌晨四點,他過來之后,先昏迷了四個小時。

    他又看向面前的人影,那是一個面容憔悴的中年女人,從眉眼間,還可以見到徐幼香的影子。

    徐母深深的看著夏煜,嘴巴張了張,想要說什么,又合了上去。

    她拿起了一邊的礦泉水,擰開瓶蓋:“要喝水嗎?”

    接過礦泉水,夏煜喝了兩口。

    他知道,女人剛剛是想要說徐幼香自殺的事情,但又不知道怎么開口才能不刺激到女兒,所以選擇了略過。

    喝了水,夏煜對身體的感受,又上升了一些,他皺起眉頭,向著下面摸了摸,摸到了一根管子。

    他又看向床邊,見到了尿袋。

    好吧,昏迷中的病人,插上這個很正常。

    兩世為人的自己,都沒有享受過這玩意,居然在這里享受到了。

    注意到了夏煜的視線,女人以為他是不喜歡,急忙說:“醫生說順利的話,明天不對,到了白天就可以拔出來了。”

    夏煜只能祈禱醫生八點之后,等他回去再拔,不然也太過羞恥了。
3d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