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5200閱讀網 > 網游小說 > 全職高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逃
    場面在這一瞬間幾乎都停頓了。

    松全的銷聲匿跡對于院監會的督察們來說是完全無法察覺的,他們在場的每一位,幾乎都被松全悄悄走近身后抹過脖子。

    這個玩笑他們不喜歡,但是這不影響他們極其信賴松全的能力。

    當看到松全悄無聲息地走向路平的身后時,所有人都有一種“到此為止”的感覺。那一步又一步地接近,在他們看來就像是為路平敲響的喪鐘。

    他們努力配合著松全,原本可以從路平身后甚至斜后發動攻擊的督察都紛紛停手了,大家不想因為這樣吸引到路平的注意力然后暴露松全。

    五、四、三、二、一

    所有人都在默數,數到一的時候,所有人差不多都要停手了。

    然后就看到路平轉身,路平出拳。松全的攻擊出手甚至才走了一半,路平的拳頭就已經落到了他那張錯愕的臉上。

    松全飛起,所有人目瞪口呆。

    他們都在嚴密注意著路平的舉動,他們可以保證,路平絕沒有回頭看過哪怕一眼。

    但他就是知道松全的存在,就是能很及時準確地送出這一拳,最終倒是打了松全個措手不及。

    被區區一個學生,兩次一拳打飛

    有的人還在這樣想著,但是松平已經不會了。

    對他而言,兩次一拳打飛他,還不是最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更讓他吃驚的,是路平兩次都能察覺到他的銷聲匿跡。

    第一次,他沒有向院監會的諸位做過什么解釋,他只當那是僥幸,畢竟當時他和路平正面相遇,對方警惕一些,繞開他這個“普通人”,碰巧閃過了攻擊,也是很有可能的。

    但是,這一次,這一次已經沒有這種解釋了。

    看都不看,就知道身后的攻擊,這絕對是感知到的。

    感知到其他人的攻擊,不稀奇,一般的修者都會有這種感知能力。但是,感知到他松全

    這小子,到底是什么境界,掌握著什么能力?

    松全再一次飛出去時,一直在不停地想著。他的銷聲匿跡是四級異能,雙魄貫通以上的修者才有可能掌握。能感知到這個,總也得有相應的境界,相應的四級能力吧?

    太大意了!

    松全在懊惱,所有人在吃驚。但是路平不以為然,他只覺得對方突然露出了極大破綻,突然到處都是空當。

    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因為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把松全當作什么厲害的對手。他也完全不知道這是院監會二魄貫通的指揮使大人松全一直穿著路人的裝束沒換過呢!

    路平繼續向前沖。

    他的眼里沒有松全,有的只是空當,是機會。

    轉眼間,他就已經沖到了西凡和溫言的身邊。

    “我們”溫言還在思考有了路平的幫助后該怎么脫困,突然雙腳已經離地,她已經飛起。

    溫言想說的話已經說不下去了,和她一起飛起的還有西凡。他們兩個竟然被路平直接從人堆里扔了出來。力道很猛,飛得很快。

    這也太亂來了吧?

    溫言看向前方,他和西凡兩個眼看就要大頭撞墻了。

    “接住!”他聽到路平的聲音從那人堆里冒出來。

    接住?誰接啊?他們計劃中接應的郭有道根本不在這個方向啊!是要墻來接嗎?

    但是很快一道人影沖出來,打消了溫言的疑慮和緊張。

    蘇唐!

    剛剛好出現在兩人飛來的方向,一手一個,就將兩人輕松接住了。

    “快跑!”蘇唐把溫言放到地上后立即說著,西凡則被她順勢就扛到了肩上,無奈地苦笑著。

    “快走!”溫言也喊,是沖石傲和修治平。她雖身處重圍,但此時情況還行。石傲吃了森海一拳,但總算也還能勉強支撐。情況比較糟糕的是修治平,明顯處于極限之后的虛脫狀態,站直身看起來都很勉強。

    石傲沒有扔下老友不管,飛快沖過去扶住修治平。

    “我們走這邊。”修治平指了方向,院監會的督察已經朝著他們追來了。這時還想去和蘇唐、溫言他們一起走明顯不現實。

    “一個都不要放過!”森海有些氣極敗壞地叫著,但是他的聲音依然傳不開。好在這種場面眾督察已經條件反射般地分頭抓捕,行為和他的指示區別不大。至于森海,他沖向了距離他最近的那位:路平。

    對于院監會而言,幾個學生中事實上只有還在斬魄狀態中的莫林對于他們比較有意義。其他的,捉來都不過是當作一個途徑,用來找出他們真正目標的途徑。

    所以,即使西凡被救走了,但是能拿下路平也是院監會完全可以接受的局面。統統都不放過的指示,看起來有些不必要,但是森海絕不是失去了理智,因為在他看來,對付路平,有他已經足夠。

    森海抽刀。

    所有督察神色一凜,原本在包圍著路平的,甚至下意識地有向一旁退動。

    森海絕沒有輕視路平,抽刀就已經足夠說明。對付學院學生,他們都不會太下重手,更何況用到武器?

    而森海把柄刀,院監會的人也都知道,這不是普通武器,這是一件神兵,二級神兵:斬鐵。

    名字聽起來,似乎是在說這把刀厲害到連鐵都能斬斷,但事實上,在修者的魄之力驅動后,何止是斬鐵那么簡單。

    眾督察退讓著,在路平和森海之間,讓出了一條道,像是一個刀口。

    一直左沖右突,不斷閃避著各種攻擊的路平,這時腳下突然也緩了一緩。

    他聽到了這不同尋常的聲音,他原本是要趁這混亂快些沖出逃離的。但是這聲音,讓他不得不停一下步,這是他今天為止聽到的最不同的魄之力的流動聲音。

    他不知道這是什么異能,也不知道這會是什么攻擊,他只知道,這個聲音很強,那似風似水的流動聲音,是他今天為止聽到的最為猛烈的。

    這大概會是一個強攻型的異能

    路平的見識和經驗,還不足以他信心十足地做出搶斷,他只能這樣猜測著,然后小心翼翼地轉過身,看著這邊的森海,和他手里的那把刀。

    現在還算早上嗎?哭未完待續。
3d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