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5200閱讀網 > 網游小說 > 全職高手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克星一說?
    興欣客場挑戰皇風,個人賽第一局,比賽的雙方都已經刷入了地圖。

    一端,是十年選手,卻換了角色;另一端,卻是十年角色,換了選手。充滿淵源的雙方,就這樣站到了場上,很快,場中央相遇。

    這是皇風的主場,但是皇風戰隊居然也選了葉修常選的那種簡單對戰圖。賽季已無追求的戰隊,玩起來就是毫無壓力,田森大概就想在這樣的戰場上,正面擊破葉修。

    “真是有膽色。”葉修不得不稱贊一下對手。

    “來吧!”田森回道。

    他入隊,見證了皇風戰隊從興盛走成衰敗,大家都說他是悲劇,但是說實話,田森覺得自己還算幸運的。至少皇風戰隊還在,而他還能是皇風戰隊的一員。可是眼前這個人呢?他昔日所代表的嘉世呢?從榮耀頂端的王朝戰隊,直接敗到灰飛煙滅,而且最后一擊還是他親手給予的,眼前這個人,才是榮耀最悲壯的那一個吧?

    葉修和嘉世之間,紛紛揚揚出了很多話題。田森不是一個喜歡八卦的人,但是他相信葉修。他相信只要允許,他一定會在嘉世效力到最后,無論戰隊好與壞,他都會不離不棄。這不僅僅是忠誠,更是老一輩選手和隊伍,和角色之間的羈絆。田森很了解,因為他就是將這些完全繼承下來的人。雖然他是黃金一代,但是他秉承的完全是創世一代選手的精神和觀念。

    和隊伍,和角色分開一定很痛苦。

    所以田森拒絕離開皇風戰隊,無論是多么有前景的邀請。

    而眼前這人呢?他和戰隊分開,和角色分開,更要和他的一葉之秋在場上你死我活。一想到這些,田森都為葉修感到憋屈。

    但即使這樣,他也沒有倒下,他在繼續前進,一切。都是為了榮耀!

    是的,為了榮耀!

    這就是老一輩,創世一代選手的精神,無論處于何種境地,他們都不會放棄。

    葉修為什么要選擇自組戰隊這么艱難的道路?田森覺得他多少能體會到。因為除了嘉世,他不會做出別的選擇,所以只能自己從零開始,自組一支戰隊。

    大家看到或許能看到他復出的艱辛。能看到他重歸聯盟再造的奇跡,但是他那悲壯的心理路程,恐怕將永遠不為人知。

    不過即使這樣,自己也要傾盡全力去打敗他,這就是對這種選手最好的尊重。

    來吧!

    說完這話以后,田森已經主動出手。

    昔日掃地焚香。沒有贏過一葉之秋。那么現在的君莫笑呢?

    驅魔師,是散人君莫笑的克星,現在都有人這么說。但是作為榮耀第一驅魔師,對于這種說法,田森只有兩個字:幼稚!

    如果說有一個裝備封禁的符紙,驅魔師就成了君莫笑克星的話。那那些擁有將目標眩暈的,昏睡的,或是種種控制手段的,是不是都將是各種克星?

    每個技能。都有其價值,但只一個技能,就將一個職業上升到克星的高度,這太膚淺。

    技能在這,怎么用,那還有得說呢!

    虛空戰隊的蓋才捷,很不錯的一個驅魔師新人,最后不也照樣敗在葉修手里了嗎?克星,克在哪了?

    榮耀從來就沒有克星。以為是自己是克星的。那最后就等著被對手去克吧!因為對方必然會順勢利用你要去克制他這一點。尤其眼前這人,榮耀教科書葉修。最善于將計就計……有過老一代選手言傳身教的人,都不應該忘了這一點。

    虛空戰隊?還是年輕啊!所以放上場去的蓋才捷才會被玩得團團轉。

    田森不會這么天真,也絕不會這么幼稚。他不當自己是克星,這就當這是一場對決。

    兩位選手,兩個角色,兩種職業,一邊是散人,一邊是驅魔師。

    掃地焚香左手虛空中一抓,一張符紙已經在手,另手揮舞著戰鐮即死領悟,立時朝前沖了上去,毫無畏懼地和君莫笑展開了貼身短打。

    結果這邊葉修反倒不急,君莫笑千機傘一甩,成槍模式,朝著掃地焚香就是一通連射:格林子彈。

    嗒嗒嗒嗒嗒嗒……

    槍聲不斷,在葉修的拒絕下子彈不規則地散亂飛射著,攻擊已不是一個點,而是一個面了。

    掃地焚香一抖左手,掌中符紙上似有一道光華閃過,紙上已經有了字跡,飛快回手一拍,貼在了自己肩頭。

    硬身符!

    掃地焚香不閃不避,就這樣繼續筆直地朝前沖去。子彈打上他身,竟然是冒竄出火花。傷害稍有,但掃地焚香的移動卻絲毫不受這子彈沖擊的阻礙。這就是硬身符的效果,比起拳法家的鋼筋鐵骨還要更勝一籌。

    借著這符紙貼出來的強大防御,掃地焚香瞬間逼近了君莫笑。君莫笑丟出了一枚手雷滾到了掃地焚香腳邊,結果也被田森直接無視。掃地焚香一腳那去,那雷炸是炸了,但就這樣炸在腳底,把地沖出個坑來,卻也撼動不了掃地焚香分毫。

    暗夜斗篷!

    君莫笑這衣袖一揮,又一技能施展過來。這類抓取技,正是硬身符這類霸體技能的克星。但是田森操作真是極快,掃地焚香手中即死領悟已然揮下,戰鐮自空中劃過,帶出的光影面積極大,就這么乍一看,和暗夜斗篷甩出的暗夜還真有幾分想像。

    兩個技能,誰會更快?

    觀眾只等結果,兩位選手卻已經瞬間做出判斷。

    是即死領悟這一下更快!戰鐮的攻擊速度,天生就是10,更別論掃地焚香這頂尖驅魔師的裝備,即選了速度快的戰鐮為武器,那更是要強化攻速一途。

    后跳!

    葉修連忙取消了暗夜斗篷,君莫笑后跳閃避,卻不料掃地焚香手中的即死領悟竟在此時脫手飛出。田森居然是使用了魂御。

    武器這一飛,攻擊距離自然又是被狠狠延長了一截,更帶著之前掃地焚香揮舞的軌跡,后跳的君莫笑脫不開這范圍,招架也是不及,即死領悟,最終斬在了君莫笑的肩上。

    掃地焚香一抬手,就已經要收回脫手的武器。但這戰鐮正鉤在君莫笑望上,魂御這一收回,立時帶著君莫笑也朝前動了起來,掃地焚香左手早已經又抓出了一張符紙,上字字符都畫好,一個字:定。

    定身符!

    右手收武器,將君莫笑扯回,左手拍出符紙,前后相對,壓縮時間,這一符紙,瞬時符上了君莫笑的腦門。

    瞬時,君莫笑已經一動不動,但是全場卻響想一片驚呼。

    不是因為掃地焚香打得精彩,而是因為,符紙貼上君莫笑的一瞬間,又一個君莫笑已經閃到了掃地焚香的身后。

    很可惜,我看到了,旋風!

    掃地焚香手中即死領悟,突然就從肘下倒翻過去,田森視角未轉,卻已經將攻擊送給了身后的君莫笑真身。

    這一擊來得如此突然,掃地焚香的攻速又是如此之高。身后偷摸上去就要割喉的君莫笑,居然先一步被這記自下方倒旋上來的攻擊給斬中,那大片血紅,瞬間就這樣鮮艷地擴散開了。

    “啊!”場邊的陳果忍不住驚叫出聲。

    她已經看了不知道葉修多少比賽,想這樣被對手捕捉住身形卻還是頭回見到。她滿以為這一瞬掃地焚香的脖子又要噴血了,卻不料最終開出血花的居然是君莫笑。

    而戰鐮再次展現這武器因為形狀具有的獨特作用,自下邊倒斬上后,再次將君莫笑鉤住,讓他無法從掃地焚香身邊褪開,掃地焚香早已轉身,左手再次抓著一張符紙,上邊的封字閃亮著,仿佛要飛出一般。

    75級大招,針對對手武器的,封禁符!

    田森不認同克星的說法,但這并不代表他否認這一技能的價值。合適的時機,能用,他當然也不會放棄。

    封禁符,掃地焚香一擰身,已朝著君莫笑手中的千機傘拍去。

    卡卡!

    結果就聽兩聲響,千機傘居然突然斷開成兩截,掃地焚香這一拍也收不到,結果一下按到了君莫笑的胸口……

    衣服那也是裝備,封禁符的效果立即發揮,這件上裝的屬性君莫笑暫時算是沒了。可這結果絕不是田森想要的,他也絕沒有聊勝于無的心情。每個技能的使用,都要達到該有的效果才算成功,這一擊他失敗,而失敗之后等待他的自然就是反擊。斷成兩截的千機傘,那是它的東方棍模式,施展拳法系的技能就是靠這武器形態了。

    噼里啪啦!

    接連不斷的拳腳立時就都轟到掃地焚香身上,有普通攻擊,有技能,最后抓起一個拋投,將掃地梵香扔出,結果趁這抓取判定下角色動作被鎖死,君莫笑一個弧光閃快步追出,抓到角度,居然還一把拋沙就這么近近的頗到了掃地焚香臉上。掃雪焚香落地的時候,視角已經是黑暗的,就看到一邊的公共頻道里葉修發出的消息。

    “你對我的打法倒是研究得挺透的嘛!”

    田森確實做了相當的研究,究竟影分身術繞后的手法,葉修特別慣熟。所以他特別注意觀察君莫笑的手。影分身術,無論如何發動時也是需要結印的。只可惜,他準確判斷后的攻擊,卻還是功虧一簣。

    ======================================

    今天的日常第一刷。稍候二刷,然后爆豆……好想睡覺啊……
3d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