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5200閱讀網

第121章 民國少帥哥哥(十)

小說:男神黑化之前[快穿] 作者:唐宓 更新時間:2018-05-06
小說5200閱讀網(www.cmqhfk.tw)開通手機站了,手機用戶可以登錄 m.5200xiaoshuo.com 進行閱讀,效果更好哦!

  并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想著的二傻子很快就會主動送上門的溫暖, 坐在那陸懷瑾特地給她準備好的馬車上, 顛顛簸簸地行在從城郊別院回城中帥府的路上, 幾乎每隔一分鐘就會掀開馬車車窗的簾子, 就會怔怔地看上那騎著馬兒走在前頭的陸懷瑾的背影一會兒。(w W W.gGDOwn.Com)

  只可惜, 不管溫暖的目光有多灼熱,看得時間又有多久,那個背對著她的挺拔身影則始終都像是怎么都感覺不到她的目光一樣, 一直不遠不近地行在前頭, 根本就沒有一點想要回頭看她一眼, 甚至是來到她身邊跟她說說話的意思。

  嗯, 她真的可以十分明顯地感覺到自家哥哥要想跟自己疏遠的心到底有多堅定了。

  溫暖將自己的小下巴輕輕放在了車窗上, 頗有些無奈地輕輕嘆了一聲。

  若說之前一個妹妹的身份還是接近陸懷瑾的好身份罷了,現在……

  對于陸懷瑾這么一個內心正直, 節操滿滿的民國好少帥來說,對她動心,那就真的是每分每秒都仿佛活在了一種難言的煎熬之中。

  可以說, 溫暖都能猜測到此時的陸懷瑾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比如,蒼了天了,我竟然對自己的妹妹動心了, 我真是個禽獸, 我不是人,可是我又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能怎么辦?那就只有先遠離她, 遠離就好了, 等以后兩人都各自成親了就好了,可……可只要一想到妹妹會成親,我就……我就想殺人……

  腦補到這里的溫暖,悄咪咪地就在心里偷笑了聲。

  可能怎么辦呢?

  她之前因為失明而裝失憶,占了女主陸初夏的身份,成為了帥府的大小姐,陸懷瑾的妹妹,現在非說自己恢復記憶了,并說自己并不是陸初夏,先不說在這個沒有親子鑒定的民國,旁人會不會相信,到時候要是別人懷疑是她故意害死了陸初夏,好來鳩占鵲巢什么的,可就真的很麻煩了。

  最關鍵的,她煩陸初夏實在是煩得不行,她可不想這個女人到時候以陸懷瑾的妹妹的身份再來做些惡心人的事情來,與其主動承認自己冒認,叫人心生懷疑,倒不如一直失憶著,靜心等待陸初夏的出現,就是不知道她的這位“好姐妹”到時候會不會給她帶來一個“與眾不同”的驚喜來。

  想到這里,溫暖緩緩就放下了手中的簾子,便又面帶沉思著地坐回了到了原位置去了。

  也是等這道灼灼的視線再次消失不見了,陸懷瑾用力捏著韁繩的手指才略略放松了些,緊繃的身子也跟著松懈了許多。

  是的,他自始至終都知道每一會兒,馬車里的妹妹都會掀開簾子眼巴巴地看上他一會兒,每次看得他都感覺自己的心就跟被人放在油鍋里翻來覆去地煎似的。

  可是,在他了解到了自己的心意之后,他卻是怎么都不能放縱自己的。

  馬車里的那一個就是他的妹妹,也只會是他的妹妹,不可能再出現別的什么身份。

  若說之前他還不明白自己到底為什么一直想要跟她親近一些,再親近一些的話,那么昨晚發生的一切就直接捅破了那層朦朦朧朧的窗戶紙,叫陸懷瑾避無可避,只能面對,面對自己動心了的事實。

  想到這里,陸懷瑾的手又使了使勁。

  可就在這時,他眼角的余光忽然就瞥到了一旁一家剛剛出籠的白白胖胖的大包子。

  五味記包子鋪。

  他記得妹妹一直最喜歡吃他家的青菜香菇餡的包子。

  一想到這里,陸懷瑾就有些走不動道兒了……

  軍裝男人眉頭一皺,剛想一夾馬肚,眼不見為凈地繼續往前走去,可他的腿卻怎么也使不上力來……

  于是——

  “叩叩。”

  正考慮著自己是不是又該掀開簾子,再給自家哥哥來一道愛的凝視的溫暖,忽然就感覺自己的車窗被人從外頭輕叩了兩聲。

  當即,她便訝異地伸手就撩開了簾子。

  然后直接就與一張小心翼翼的臉對視到了一起。

  她記得,這應該是從別院里頭跟著陸懷瑾還有她一起前往帥府的一位丫鬟,只是還沒等她問問對方到底有什么事兒。

  小丫頭就邊走著就邊舉起了一個黃油紙包來。

  “小姐,包子,少帥大人怕您早上走的太急,肚子會餓,特意叫我去五味記給您買來的青菜香菇餡兒的包子,您快嘗嘗,別涼了……”

  小丫鬟忙不迭地說道。

  一聽到對方這樣的話,溫暖便立馬驚喜地轉頭朝走在她前方不遠處的陸懷瑾的背影看去。

  倒看得陸懷瑾的心里暗暗叫苦了起來,他實在預料不到這小丫頭竟會如此話多,他明明……明明只是叫她隨意買兩個包子給小姐送去,什么怕她走的太急,什么怕她肚子會餓,這些話他通通都沒說過,這丫鬟非要多嘴,真的是……

  陸懷瑾抿了抿唇,因為窘迫,表情越發的凝重嚴肅了起來。

  但等了許久也沒聽到溫暖的聲音,他憋了許久,還是悄悄的,假裝不在意地轉過頭來,誰曾想剛轉過來,就剛剛好與溫暖笑瞇瞇的眼睛對視到了一起。

  然后他就看著小丫頭就沖著他做了個“哥哥最好了”的嘴型來。

  一下子就叫陸懷瑾的臉頰紅得就跟涂了胭脂似的,然后猛地就將頭給轉了回來,同時嘴唇抿得越發的緊了。

  心臟更是不要命的撲通撲通地就跳了起來。

  盡管他努力想要壓制,可心底深處那抹難以言喻的歡喜還是根本就堵不住地就溜了出來,叫他緊抿的嘴角都緩緩,緩緩地翹了起來……

  隨后實在是控制不了,陸懷瑾就一夾馬肚,就小跑著往前去了。

  徒留捧著包子的溫暖樂滋滋地看著對方那匆忙的小背影,隨后高興地還給馬車外的小丫鬟分了兩個,就開心地吃了起來。

  唔,好吃……

  一路上溫暖的心情都沒美好的不得了,倒是等她跟著陸懷瑾進了帥府,就看見幾個小丫鬟急匆匆地就趕了過來稟報道,夫人身體有恙,希望少帥大人能一回來就趕緊過去看看。

  一聽到這樣的話,溫暖就立馬回想起昨天晚上的顧韻一臉驚喜地一下就被自己的親兒子賞了一記窩心腳的事情。

  當即就沒憋住笑,可就是憋住了,那小臉也扭曲的跟什么一樣了。

  叫始終暗搓搓注意著她小表情的陸懷瑾當即就吩咐丫鬟們將她帶下去好好休息,而之前那個被他責怪多嘴的丫鬟也一并留了下來,留給了溫暖。

  這邊剛準備抬腳往西院趕去,誰曾想就在這時,溫暖一下就拉住了他的衣袖,“那哥哥……你一會兒還會來看我嗎?”

  一聽到溫暖這樣小心翼翼的話,陸懷瑾甚至連轉頭看上她一眼的勇氣都沒,便直接就從她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衣袖來,“你自己好好休息,我……我先過去了……”

  說完,他抬腳就往前走去。

  畢竟之前買包子就已經算是他的破例了,他不能再繼續……要遠離,嗯,遠離……

  這么想著的陸懷瑾,卻在臨走到了前頭拐角的地方,還是一個沒注意地直接就回過了頭來。

  然后就與一直站在原地,眼中好似有水光閃爍的溫暖就對視到了一起,幾乎是瞬間,他就丟盔棄甲不戰而敗了起來。

  捏了捏拳頭,陸懷瑾就連忙住了腳,沖著溫暖就開口說道,“你先回你自己個兒的院子,待我看完了母親,一會兒就來找你,乖……”

  這段話直到陸懷瑾說完了,才猛然間發現自己到底說了些什么,立馬就在心里暗自懊惱了起來。

  陸懷瑾,你!

  可溫暖可不管他懊不懊惱,眼睛幾乎一下子就亮了起來,“嗯,好,那哥哥我在院子里等你!”

  說完就笑了起來。

  而看見對方這一抹笑的陸懷瑾竟然也不受控制地彎起自己的嘴角來,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已經來不及了,便只能用咳嗽來掩蓋了。

  眼看著對方離了自己視線的溫暖,一下就笑得更燦爛了起來。

  與此同時另一頭的陸懷瑾,卻從下人的口中得知了他的母親到底是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

  原來昨天晚上她見自己不在家,所以特意跑來東院預備尋他妹妹的麻煩,當時還叫丫鬟婆子們全都守在門口一個都不允許進來,不管聽到什么樣的聲音都不許進來。

  乖乖聽話的丫鬟婆子們后來確實是聽到了一聲尖叫,可誰也不敢進去,也是到后來,發現時間實在是太長了,怕出事,怕陸懷瑾回來不好交代,才大著膽子進來了。

  可誰曾想一進來就發現大小姐已經沒了蹤影了,而夫人則進氣多出氣少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當即一幫人這才覺得不好了,趕忙將夫人搬了回去,然后請來了大夫,至于大小姐,聽到后來回來的親兵們的話,他們才知道她是被歹人擄走了,幸好遇到少帥,不然還不知道會遇到什么樣的事情呢!

  可偏偏……偏偏……

  后來的話,這些下人們并不敢繼續說下去。

  只是互相交換了個眼神,而此時已經到了西院的陸懷瑾也不耐煩去聽了。

  他大致猜測應該就是昨晚他母親到來之后,應該剛好碰見段天鴻行兇,然后就被對方給打暈了……

  才想到這里,陸懷瑾就踏進了面前的院子,可誰曾想,就在這時他忽然就聽見顧韻一聲又一聲哀哀的哭聲來了,并著哎喲哎喲不斷地吸氣聲。

  “哎喲,肯定是那個小賤人……一個戲子生的女兒,竟然也敢不服我的管教,竟然還敢推我,怎么會有這樣沒人性的小賤人……哎喲哎喲……她到底死哪里去了?啊?叫她立馬過來見我……哎喲哎喲……”

  顧韻不住地叫著。

  而聽著對方的話的陸懷瑾卻一下就皺緊了眉頭,然后一腳就邁進了自家母親的屋子里去了。

  “母親。”

  他沉穩地叫了一聲。

  “你來了?趕緊把你那個妹妹給我找出來,推了我就算了,還敢跑,她到底哪里來的膽子?”

  是的,昨晚昏迷了一晚上,還不知道溫暖被歹人擄走,且又被救回來的顧韻,為了護住自己的兒子,直接就把自己昏迷的臟水潑到了溫暖的身上。

  是的,昨天看見段天鴻,她原以為是看見了活過來的段敬,可后來才反應過來段敬已經死了,是她親眼看見他下葬的,而且昨天晚上的那男人的長相又實在是比段敬年輕太多,一細想,她便立馬就想到了當天她留在白虎山上,心心念念了二十多年的大兒子。

  只可惜她認出對方來,對方好像根本就不認得她一樣,想都沒想地直接就踹了她一腳,直踹得她現在胸口還都疼得厲害,甚至只要每呼吸一下,都能感覺自己好像快要死去了一樣。

  可再疼,兒子還是要護的,要是被人知道了對方的存在,她怕自己小兒子會為了那個臭丫頭打上白虎山去,到時候要是她大兒子出了什么事情怎么辦?

  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事情全都推到了那失蹤了的小賤人頭上,反正她被自家兒子擄走了,怕是也回不來了,更何況她也不想那得罪了自己的小賤人回來,最好叫她死在了外頭,來個死無對證才好。

  顧韻惡毒地這么想著。

  但一想到自己兒子對她下手這么狠,顧韻還是覺得自己真的心碎了。

  可是她也不想想,當初她擅自訂下了所謂的“復仇計劃”,什么人也沒告訴,在段敬死后的第二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那白虎山上的人還找了她很久,最后才得知這女人竟然又回到了陸大鷹的身邊,成了高高在上的大帥夫人,他們可不就以為她是個沒心沒肺又心機深沉的賤人嗎?

  天曉得那時候的段天鴻天天哭著喊著要媽媽,他們也沒辦法,只好一邊暗恨顧韻,一邊不斷給段天鴻洗腦,他媽已經死了,跟他爸一起殉情死了。

  那時候才不過兩歲左右的段天鴻哪里有什么記憶,能記事的時候,他就覺得他媽死了。

  而原劇情當中之所以會跟顧韻“母慈子孝”,恐怕也是因為自己當時已經被陸懷瑾給捉了,即將槍斃,無路可走才做下的選擇吧?

  呵……

  偏偏顧韻還自作多情地覺得所有人都應該能感覺到她的良苦用心,與苦心積慮。

  嗯,高床軟枕,穿金戴銀,沒事還能玩玩花草的“苦心積慮”,可真是太苦?

  這女人,那就是典型的當xx還要立xx的人。

  這是溫暖在了解完了所有劇情之后,對她留下的評價。

  而此時并不知道自家母親到底在心里打著什么主意的陸懷瑾聽見了她的叫囂之后,眉頭頓時就皺得更緊了,隨后就輕聲問道,“你是說,是妹妹推了你?”

  “可不就是她嗎?當時那個屋子里就只有她一個人,不是她還能是誰?”

  顧韻信誓旦旦。

  聞言,陸懷瑾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要是他沒記錯的,剛剛他進門之前,可是被丫鬟們告知,大夫說他這個媽可是胸前的肋骨都斷了兩根,然后還扎進了一旁的肉里頭,現在只能臥在床上,動都動不了。

  妹妹那小胳膊小腿,輕輕一推,就能推得她斷肋骨?

  呵……

  是她太蠢了?還是把他看得太沒腦子了?

  “你確定昨天晚上屋子里就她一個人?”

  “當然了,你問這些亂七八糟的話干什么?還不趕緊把你妹妹找出來!”

  去找,趕緊去找!最好不要想到她的天鴻頭上來!

  可此時的陸懷瑾卻根本就沒有理會她心思的意思,當即就肅著臉,一字一頓地說道,“妹妹昨晚就已經回來了,她是被一個名為段天鴻的歹人給擄走的,若不是半路遇見了我,還不知道會遇到什么樣的事情?母親你確定昨晚沒在她的屋子里看見別人嗎?”

  “你……你胡說!”

  一聽到段天鴻的聲音,顧韻的臉色便瞬間一白,因為突然的尖叫,直接就叫她的心口傳來了一股子鉆心的疼痛來。

  天鴻,她的天鴻……

  “那個歹人……”

  她倒在床上,白著臉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就忙不迭地這么問道。

  直問得陸懷瑾心里一動,就開口繼續說道,“歹人已經逃了……”

  然后他就注意到自家母親幾不可見地松了口氣。

  當即,他就瞇了瞇眼,所以段天鴻難道跟他的母親有著什么連他都不知道的關系?

  “那……咳咳,昨晚應該是我……是我看錯了……”顧韻一臉不甘心地回道,隨后便擺了擺手,“她既然回來了就算了,我要歇息了,你出去吧!”

  “是!”

  陸懷瑾垂首,可等他一出去之后,便開始派人出去打聽起段天鴻與他母親的事情來。

  他總覺得,這里頭一定有個不得了的秘密,他要弄清楚……

  并不知道自家妹妹聰明的已經開始調查起自己的身世之謎起來了的溫暖,托著下巴,哀嘆了一聲,換只手,托了托下巴,就又哀嘆了聲。

  直嘆得那從別院跟過來的名叫阿香的小丫鬟一臉好奇地朝她看了過來。

  “小姐?你怎么了嗎?”

  十四歲的小丫頭歪著小腦袋一臉不解地朝溫暖看了過來。

  小姐長得美,嗯,應該算是她見過的長得最美的美人,是大帥府的小姐,吃穿不愁,甚至還有個那么疼愛她的哥哥,她實在是想不出她到底還有什么地方

小說5200閱讀網www.cmqhfk.tw努力創造無彈窗閱讀環境,大家喜歡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們的支持,讓我們走得更遠!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3d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