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5200閱讀網

第118章 民國少帥哥哥(七)

小說:男神黑化之前[快穿] 作者:唐宓 更新時間:2018-05-06
小說5200閱讀網(www.cmqhfk.tw)開通手機站了,手機用戶可以登錄 m.5200xiaoshuo.com 進行閱讀,效果更好哦!

  冷靜, 冷靜, 冷靜,冷靜……

  盡管心里在不斷地跟自己說著冷靜這兩個字, 可陸懷瑾還是打從心底里生出了一股想要一把就將手中這個燙手山芋丟得老遠,最好再也不要再出現在他眼前的沖動來。(格 格 黨 小 說)

  畢竟這樣的一個尷尬的場面他到底要怎么冷靜啊,明明這書前面都寫得很正常,怎么突然好好的就變成這樣了。

  他,他也不是沒看過這些書, 不僅僅是書,他以前還偷偷摸摸地一個人看過那種畫兒,可看過歸看過,現在當著自家妹妹的面讀出來算是個什么事兒啊?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現在這個感覺簡直叫他恨不得立馬化身封神故事里頭的那個土行孫, 自己打洞, 再把自己埋進去。

  沒臉見人了, 真的沒臉見人了,瘋了,瘋了……

  陸懷瑾的臉頰在這一瞬間頓時就漲紅了一片,特別是他的眼睛還一不小心瞥到了快活之后的那大段大段的具體描寫,這臉已經不能說是紅了, 而是熟, 陸懷瑾的臉已經徹底的就跟個熟透了的番茄一樣了。

  真有種公開被處刑的錯覺啊啊啊!

  現在他根本完全都不敢抬頭看上面前的妹妹一眼, 手則是幾乎快要將手中的書冊捏到變形了。

  現在恐怕有人跟他說, 只要你把這本書吃下去,剛剛發生的事情,我們就可以當做什么都沒發生的話,陸懷瑾說不定真的會毫不猶豫地直接就吞下去。

  為什么?

  他就想問問為什么?

  明明是因為擔心自家妹妹今天晚上又趁他注意不到的時候,爬到他的床上去,他才會想著先看著她在他面前睡著了,才離開的,聽小丫頭說想聽故事,可偏偏他小時候從他父親嘴里聽來的故事都是打打殺殺的血腥故事,什么鬼是怎么吃人的之類的……

  那些故事就連他小時候聽了,都哆嗦到半夜也不敢睡著,更別說面前這個嬌嬌軟軟的妹妹了,他才不愿意對方也像他一樣受一遍自己所受的苦呢,所以見這個房間的床頭柜子里頭藏了不少的書,就隨意地抽了一本出來,想給妹妹念一念。

  誰能想到……

  偏偏就在這時——

  “快活?”

  溫暖好奇又純真的聲音一下就在陸懷瑾的耳邊響了起來,直聽得對方渾身上下瞬間一個哆嗦,飛速地抬頭就看了溫暖的一眼,一看到她睜著又大又好看的眼睛,有些無神地朝他的方向,微微笑著。

  整個人恰如那府中蓮塘里這幾日剛剛打了個苞的,出淤泥而不染的粉白小荷。

  只一眼,陸懷瑾表情就是一個扭曲,隨后猛地就將手中的破書團成了一團,想都沒想地一把就丟到了床榻之下。

  然后抬手就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努力不讓自己露出奇怪聲音來的陸懷瑾這才用平常的那種溫和的聲音,輕聲說道,“不,不是的,不是快活,是哥哥讀錯了,咳咳,這書……這一本書不太好看,我們換一本吧,換一本的話應該會好看一些……”

  “嗯,都聽哥哥的。”

  溫暖直接就露出了個甜甜的笑來,隨后就表現出了一副特別信任對方的模樣來。

  她的這幅表現直接就叫陸懷瑾的心頭莫名一虛,隨后哆嗦著手就又拉開了一側的柜子,在里頭挑挑揀揀了,看準了書名才終于選擇了一本名為《群英錄》的書冊出來,他瞧著應該是本關于英雄豪杰們的傳奇故事的話本子,正適合自家妹妹聽一聽。

  可讀著讀著——

  “官人,奴家好生……”

  僅這么四個字,外加他快速地瀏覽了之后的那幾個叫他完全說不出口的字眼,啪——

  陸懷瑾直接就合上了書,然后就表情僵硬地看著始終聽得津津有味的自家妹妹,“這……這一本也不太好……哥哥我再給你換一本……”

  “不行,要換!”

  “還要換!”

  “換!”

  ……

  直到他將面前這個小柜子都掏空了,看著那被他丟了一地的小x書,陸懷瑾的表情已經不能說是僵硬了,而是整個人已經瀕臨石化的狀態。他之前是見這個空著的院子位置最好,屋子里頭又通風又透氣,且到處都是花兒草兒的,離他的院子還近,他這才將妹妹放在了這里,可誰能想到……誰能想到……

  這屋子之前到底住了個什么人啊啊啊啊!

  這么多的書他又到底收集了多久,瘋了,瘋了……

  為什么就不能有一本正常的書呢!

  不行,絕對不能讓妹妹住在這個地方,絕對不行!

  “妹……”

  剛預備開口的陸懷瑾猛地一個轉頭,正準備開口跟溫暖說要給她換個地兒,誰曾想就在這時,他愕然地看見妹妹……她……睡著了?

  就這么,睡著了?

  而且睡著了的樣子可招人疼了,呼吸淺淺的,模樣乖乖的,小小的鼻翼輕輕動著,只是看著,都叫陸懷瑾的心快速地軟得跟什么似的。

  “呵,還真是個小孩子,要聽故事又這么快睡著了……”

  說著話,陸懷瑾就在對方的鼻尖上輕點了下,動作也不敢太大,嘴角直接就揚起了一抹連他自己都沒感覺到的溫柔弧度來,俯身,他就輕輕拉了拉對方并沒有蓋嚴實的被子,給她蓋好了,然后等他一個轉身看見了那些本被他丟的到處都是的……書,陸懷瑾的嘴角又抽了抽,隨后就認命地將其一本又一本地給拾了起來,就連之前被他丟進了床榻之下的那一本都被他吭哧吭哧地給掏了出來,直掏得灰塵都沾到了他的衣服與頭發上了,陸懷瑾也絲毫不以為意。

  等將這本書也掏出來了之后,他才輕手輕腳地抱起所有的書,小心翼翼地往外頭走去。

  因為書實在太高太多,他又太注意溫暖的動靜,生怕自己會一不小心就把她鬧醒。

  一個不注意之下,他的腳竟然直接就在房間那高高的門檻上絆了下。

  “唔!”

  急促的一聲悶哼之聲一下就從陸懷瑾的嗓子里頭溢了出來。

  得虧自小到大他都勤于練武,所以手腳還算靈活,人也只是踉蹌了下,竟然連書冊一本都沒落下來,人就已經穩住了。

  “呼。”

  見狀,陸懷瑾只感覺自己的背后瞬間就升起了一抹冷汗,轉頭見妹妹沒醒,他就輕輕呼出了口氣來,然后穩了下懷中的書冊,就用腳慢慢勾上了面前這間屋子的房門。

  可以說,他的一舉一動都格外的輕柔與小心,再加上此時的陸懷瑾已經將自己的心神完全放在了怎么才能不弄出聲響這上頭來,也就沒注意到溫暖幾乎在他合上門,發出咔的一聲輕響的一瞬間,嘴角就放肆地勾了起來。

  隨后拉起蓋在自己身上的薄被,整個人就如同那偷吃了葷油的老鼠一樣,笑得連被子都跟著一起抖動了起來。

  好玩,太好玩了……

  哈哈哈哈哈。

  她這個哥哥啊!

  是的,溫暖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家的哥哥今天晚上應該會有些窘迫,但她沒想到他竟然會窘迫成這個樣子。

  嗯嗯,她從一開始就知道床榻附近的小柜子里頭怕是藏了點不得了的東西。

  只因為她來了沒多久就從嘴上沒把門的小丫頭的口中了解到了,原先這間最大最華麗的屋子,里頭到底住了個什么人。

  一個姨太太,陸大鷹的姨太太,陸大鷹從青樓里頭帶出來的姨太太,飽受陸大鷹寵愛的姨太太。

  不,應該說是他最為喜愛以至于深愛的姨太太。

  在顧韻失蹤的那一年,她基本上就已經是整個帥府說一不二的女主人,只可惜卻在顧韻回來之前沒多久,就因病去世了。

  也是那樣,飽受打擊的陸大鷹才會選擇遣散了自己后院里頭的所有女人,全都一個一個給她們找好了下家,原本顧韻他也是不準備要的,但因為對方是自己的正室,又加上喝醉了酒他還在她的房間里頭歇了一晚上,最關鍵的一個月之后,他被對方告知懷了他的孩子,陸大鷹就怎么也說不出要她離開的話了。

  她還特意偷聽到了幾個帥府里頭的老人因為她住了這間院子,還討論個不休了起來。

  什么!她怎么住了這個院子?那院子可是二姨太以前住過的院子……

  哎呀,說起二姨太,我以前進去打掃的時候,可是看見過不少咳咳……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不然你以為為什么她一個青樓女子竟然叫陸大帥足足記了她這么多年。

  ……

  可以說,若是顧韻他們這些上一輩的故事也是一部小說的話,顧韻那就是當之無愧的女主角,死去的段敬是與她虐戀情深的男主角,而陸懷瑾的大帥爹爹就是那唯女主是從的癡心反派男二了,只不過這男二卻喜歡上了二姨太這么一個沒名沒姓的炮灰,對方可不就要在女主回來之前,立刻被炮灰了嗎?

  虧顧韻還以為陸大鷹對她有多求而不得,愛得發狂,甚至任憑她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為了討好她,為了證明自己的心,甚至連后院里的女人都不要了,她這一邊卻棄他如敝履,虛榮心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并且還因為自己對其不為所動的專心所沾沾自喜過,為自己一心一意的愛情所感動過。

  若是讓她知道自始至終陸大帥的心里想著念著的都是一個樣樣不如他的女人,甚至還是在喜愛在床上事上鉆研的女人,而非像她那樣,琴棋書畫詩酒茶的。并且在陸大鷹的心中她只是若有似無,有可以沒有也不要緊的人,遣散后院為的也不是她,甚至自從陸懷瑾出生之后,就根本對她沒有起過一點心思的事情。

  真不知道顧韻到底會怎么想呢?

  溫暖笑瞇瞇地勾起了嘴角。

  但想著剛剛陸懷瑾的尷尬與窘迫她還是想笑啊!

  哈哈哈哈……

  一柜子的小x書,而且還是在給她念的時候才反應過來的,太傻了,她的哥哥怎么會這么傻啊!

  哈哈哈!

  嗯,今天份的撩撥到此為止。

  溫暖心滿意足地蓋好了被子,甜絲絲地就睡了過去。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陸懷瑾就沒有她這么好的心情了,特別是在他搬回來了這么一大摞書,他完全不知道該怎么悄悄處理時,心情就更壞了起來。

  似乎放在哪里都有些不太合適!

  心情煩躁的陸懷瑾最后只隨意找了個箱子就丟了進去,想著明天再起來考慮這些書的去處,然后見時候太晚了,又怕明天他那個媽又要出什么幺蛾子,陸懷瑾便帶著這樣糾結的小心情上了床。

  可等他上了自己的床后,被子才剛蓋上,他整個人立馬就又從床上一下子就彈了起來。

  隨后臉上的表情嚴肅地就像是在面對最危險的敵人似的,看著自己略顯凌亂的床榻,臉頰與耳垂就慢慢,慢慢……

  染上了一連串的紅。

  床上,床上……有妹妹身上的味道。

  他的鼻子不錯,所以幾乎一嗅,就立馬嗅了出來。

  要是換成之前他可能也不會多想些有的沒的,老老實實睡覺,等味道散了就是了,可經過剛剛的小x書的洗禮,特別是他幾乎每本都看過一點,他也是個男人,而且還是個血氣方剛,正值躁動期的男人,他發覺自己真的沒辦法不去胡思亂想啊!

  陸懷瑾的心亂了,真的亂了……

  看向面前自己的這張床的眼神就像是看見了即將將他一口吞下去的怪物似的。

  他只覺得自己絕對不能踏上這張床,否則,他絕對會踏上一條回不了頭的不歸路的。

  想著想著,陸懷瑾捏了捏拳頭,隨后想都沒想地轉身就往房間外頭跑去。

  嘩啦啦——

  再一次給自己澆了一桶涼水的陸懷瑾,在心里不住地跟自己說道。

  冷靜,陸懷瑾,你簡直不是人,冷靜,冷靜,啊啊啊,再來一桶!

  等到澆完了涼水,即便是夏日,人也開始瑟瑟發抖的陸懷瑾終于穿好了一衣服,哆哆嗦嗦地回了自己的房間,上了自己的床。

  因為冷水澆多了,鼻子里頭也灌進去不少,所以此時的陸懷瑾的鼻子已經沒有那么靈敏了,以至于不該聞見的味道他也聞不到了。

  輕舒了口氣,男人終于心安理得地睡了過去。

  第二日——

  他看著自己的皺巴巴,甚至還沾了些古怪液體的褻褲,想著昨天晚上夢了一晚上,盡管根本看不清夢中那個女人的表情與模樣,卻還是能聽到對方一聲又一聲在他的耳邊帶著哭腔地,喚他——

  哥哥。

  陸懷瑾就感覺到一股血液一下就沖進了自己的腦袋當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披上衣服,一口氣又跑回了浴房里頭去了。

  而清早出來打掃浴房的丫鬟婆子們,使勁推了推,發覺浴房的門根本就從外頭推不開,仔細聽一聽,還能聽到里頭有嘩啦啦的水聲,一桶又一桶的,只聽得那些婆子們心生詫異之時,又以為是不是家中的那個丫鬟小廝竟敢這般放肆,洗起澡來竟然就跟水不要錢的在里頭不斷地用。

  念及此,一個個頓時就開始在外頭大著嗓門地指桑罵槐了起來,畢竟浴房就是他們負責的,這些水也是他們平時從井中打上來的,多費力氣啊,這人竟然……

  可罵著嚷著,幾人就一并看到了浴房被人一下就從里頭拉了開來。

  正在這些婆子們摩拳擦掌地開始預備跟要出來的人面對面地撕逼的時候,就一個個抽搐著嘴角地看著他們的少帥大人,臉色極黑地就從浴房里頭,周身都帶著寒氣地走了出來。

  僅瞥了他們一眼,就立馬目不斜視地走了。

  徒留一幫子丫鬟婆子們,站在原地,風中凌亂中。

  少……少……少帥?

  而這一邊的陸懷瑾,沒走了兩步,人就在是回自己的房間還是去溫暖的院子的兩樣選擇之中,開始糾結了起來。

  小丫頭不愿意讓別人近她的身,要是他不去看看,說不定……

  想著小姑娘可憐巴巴地,含著眼淚地縮在角落里的模樣。

  盡管心里頭的罪惡感已經到達了最頂點了,陸懷瑾咬了咬牙,還是抬起腳來往溫暖的院子里走去。

  可誰曾想他這頭才想著要怎么給她不增大接觸面積地梳頭洗漱的時候,陸懷瑾就被溫暖院子里的小丫鬟告知,小姐早就已經洗漱好,穿戴好,去了飯廳了。

  “什么?你們誰給她洗漱穿戴的?”

  “香月,香丹幾個啊,小姐可好了,從頭到尾都笑瞇瞇的,還夸她們做得好哩……”

  虧他們之前還以為小姐是個不好伺候的,已經開始對以后的生活悲觀起來了,誰曾想峰回路轉,香月不小心擦紅了她的臉,她都只是笑著說沒事。

  當然了,這些話,她們也只敢在私底下悄悄聊著,可不敢當著少帥的面這么說。

  而等陸懷瑾火急火燎地趕到了飯廳,就看見溫暖已經認認真真在別人的教導下開始用起早點來了。

  一瞬間,因為負罪感爆棚而想著遠離自家妹妹的陸懷瑾的心里頓時就生出了一絲又一絲的小委屈來了。

  妹妹為什么什么都不讓他做了?是不喜歡他這個哥哥了嗎?還是果然昨天晚上的那些書冊子她還是聽到了耳朵中,以至于開始認為他是個奇怪的哥哥,所以主動地要跟他拉開距離了……

  不能想,越想,陸懷瑾就越覺得心里委屈。

  他可以保證,昨天的

小說5200閱讀網www.cmqhfk.tw努力創造無彈窗閱讀環境,大家喜歡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們的支持,讓我們走得更遠!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3d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