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5200閱讀網

第115章 民國少帥哥哥(四)

小說:男神黑化之前[快穿] 作者:唐宓 更新時間:2018-05-06
小說5200閱讀網(www.cmqhfk.tw)開通手機站了,手機用戶可以登錄 m.5200xiaoshuo.com 進行閱讀,效果更好哦!

  此時的陸懷瑾, 盡管心里頭早已經被各種各樣彈幕所淹沒,可在外人看來,他的面上仍舊是一片沉著冷靜, 當然了, 要是忽略了他“冷靜”得幾乎已經開始僵硬的嘴角, 和已然開始微微哆嗦的手指頭,震驚這一表情他會表現的更完美。

  鎮定,鎮定, 鎮定,鎮定……

  滿屏的彈幕自他的腦中一條一條地快速閃過之后,終于理智占據上風的陸懷瑾這才在心里這樣不停地告誡了自己起來。

  對, 他要鎮定,必須要鎮定!

  不就是被舔了下嘛?

  不就是手指頭被自家妹妹給舔了一下嗎?

  之前他也不是沒被舔過, 在大帥府的時候, 嗯……年年不就……不就經常舔他的手指頭……

  嗯, 雖然年年是只貓。

  可人的舌頭跟貓的舌頭也什么區別啊,對吧?

  所以, 鎮定, 冷靜,沒關系的, 就是舔了下而……而……而……

  可誰曾想才想到這里, 終于將自己安撫地冷靜下來的陸懷瑾微微一抬眸, 就看見自己那個純潔漂亮的跟個小天使一樣的妹妹, 竟然一臉嬌憨無邪地伸出粉嫩的舌尖就輕舔了下自己嘴唇, 最后就微微抬起自己小巧精致的下巴,跟他撒著嬌兒地再次說道,

  “哥哥,還要……”

  不過只是這樣簡單的四個字,硬是逼得陸懷瑾剛剛預備呼出來的一口氣又被他一下子就倒吸了回去。

  鎮……鎮……鎮……

  完全鎮定不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

  這是他的妹妹啊,他從來都沒有過的妹妹啊,香香軟軟的妹妹啊!她的舌頭真的好軟,特別特別軟啊!她還跟他說還要啊……

  他的思想真的太齷齪了啊啊啊啊啊!

  一天天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有的沒的啊!

  陸懷瑾面上依舊毫無表情,甚至看上去貌似還嚴肅的更加厲害了,可心里頭的那個小人卻早已經抱著自己的小腦袋在地上滾了一圈又一圈了。

  或……或許他可以換個思考方向,那就是幸虧是他過來給自家嬌嬌妹妹來喂藥,喂果脯的……換成其他人,比如那個小兔崽子小武……

  幾乎只要一想到軟乎乎的妹妹也會舔他的手指頭的場景,陸懷瑾一瞬間就立馬感覺到一股無名之火騰的一下就從自己的心里頭冒了出來。

  怒火熊熊,一下子就燒盡了他剛剛腦中升起來的所有奇怪的念頭。

  反而使得他轉頭一下子就眼神之中蘊含著殺氣地瞪了一直站在身后的小士兵小武一眼,直瞪得那后頭想要看漂亮小姐姐,最后卻只能看到自家少帥大大把漂亮小姐姐遮得嚴嚴實實的,雄偉壯闊的背影的,滿心怨念的小兵頓時就渾身一抖。

  咋……咋回事啊?

  少帥大人難不成能看穿他的心思,所以才特意瞪他一眼,可是他也就是幻想了下,要是小姐能看中自己,他就能迎娶她,走上人生巔峰了,也就想一下啊,都還什么都沒干呢!

  盡管心里頭這么小抱怨了下,小武同志還是在陸懷瑾如電的目光之中,略微有些心虛地低下了頭來。

  咋了,想也不行,想也犯法啊!

  少帥也忒霸道了!

  并不知道自己手下到底在想些什么的,見對方終于目光躲閃地低下了頭,陸懷瑾的心里頓時就閃過了一絲“看吧,我就知道這小子心懷不軌,還好我敏捷又睿智看穿了他的心思,不然我剛找回來的寶貝妹妹可能就保不住了”的小得意來。

  只可惜得意了沒兩秒,他就立馬感覺到自己的衣袖一下就被一道極輕的力道給輕輕扯了下。

  “還要,哥哥……”

  聞言,陸懷瑾立馬轉過頭來,再次深吸一口氣,看了看放在自己的面前的藥與果脯,便微微翹著嘴角地就開始一口藥一片果脯地開始喂了起來。

  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除了第一片,后來的幾片果脯,小丫頭都只是輕輕接了過去,并沒有舔舐他手指頭的意思,弄得陸懷瑾的眉頭漸漸就皺了起來……

  怎么了嗎?是桃脯不好吃,還是藥太苦了,還是因為其他什么?

  怎么不舔……額……

  好像……好像不舔才是應該的!

  難不成你還老希望你的妹妹舔你的手指頭?

  你要記得啊,盡管不是一個母親,她也是你的妹妹啊,同父異母的親妹妹。

  別想那些亂七八糟的!

  嗯,對!

  可即便這么想著,陸懷瑾每遞過一片桃脯過去的時候,眼中還是不受控制地露出些微的期待來。

  只可惜期待的時間也太短了,一小包黃紙包裹著的桃脯竟然沒一會兒就見了底。

  “嘴里還苦嗎?還想吃嗎?”

  見狀,陸懷瑾立馬輕聲這么問道。

  “不要了,嘴里已經很甜很甜了,一點也不苦!”

  溫暖笑瞇瞇地這么回道。

  啊?已經不苦了啊?

  聽到這里,陸懷瑾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食指,在心里就略帶了些失望地這么感嘆了一聲。

  感嘆完了,他便又想抬手給自己一巴掌了。

  叫你齷齪!

  盡管心里頭時時刻刻都在上演著各種各樣的小劇場,可陸懷瑾的面上卻還是一片鎮定地從床邊站了起來。

  “那就行,不苦就行,既然妹妹你現在已經醒了,那么過一會兒,等我手底下的那些人全部準備好,我們就可以立馬往青州城的方向出發了。父親早在一周之前就已經北上了,因為北邊那頭此時正對我們虎視眈眈……”

  說著話,低頭看見了溫暖一臉迷糊糊的小模樣,陸懷瑾頓時就皺了皺眉頭,他跟她說這些干什么?她已經失憶了,再說就算沒失憶,一個小姑娘也不會了解這些東西的。

  于是陸懷瑾就立馬就調轉了個話頭,“咳,所以現在青州城無人處理俗務,我必須以最快地速度趕回去,到時候可能要委屈你一些時候。”

  聞言,溫暖抬起頭來就露出一個淡淡的笑來。“不委屈,才不委屈,哥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一點也不委屈的!”

  聽到這里,陸懷瑾小幅度地就抿了抿嘴角。

  因為不抿,他怕自己會直接就開心地笑出來。

  他從沒有想過有個妹妹,會是個這么美好的體驗,全心全意的信任與擁護,這種好像他做什么都是對的,做什么對方都會沒有理由地支持他的感覺真的太棒了。

  只是希望到時候母親不會對她太在意。

  畢竟他的母親可是對他也像是永遠都不會滿意的樣子,常常都是責罵與不耐煩,甚至有時候還會露出點點怨恨與憎惡的表情來,那種怨恨就像是在恨他搶了某些人某些東西似的,像是他應該立刻消失在她的眼前,不要再出現的感覺一樣。

  他從小就不明白自己這樣的感覺從何而來,但因著對方不愿意親近他,他也就不怎么跟她親密了,倒是父親,讀書識字習武等等等,都是對方一樣一樣陪著他學會的。

  可父親是個男人,還是個粗枝大葉的男人,很多事情都會注意不到,所以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陸懷瑾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沒辦法很直接明確地表達自己的感覺了,甚至連笑都是十分的克制,因為笑得太開心了,只會引來看不順眼的他的母親的責罵,嚴重起來還會引來責打。

  要說他沒怨過,那是不可能的,可長大了也看開了,母親到底是生他養他的母親,他不應該跟她這么計較。

  想到這里,陸懷瑾鬼使神差地伸手就在溫暖的腦袋上摸了下。

  而感受到頭頂上的壓力的溫暖則直接就直起身子,將自己的小臉湊了過去,就磨蹭了兩下……

  這邊的兄妹倆倒是溫馨滿滿了,徒留站在兩人身后的小武看得牙齒都快酸倒了。

  突然的,他也想要有個妹妹了,嚶嚶嚶……

  而等陸懷瑾手下的人全都整理好,剛準備出發離開這座老舊的紅陽鎮,誰曾想就在這時,原先還乖乖巧巧,特別好說話的溫暖才坐上準備好的馬車,人就開始出幺蛾子了。

  陸懷瑾聽了自己手底下的人的匯報,立馬就拉了下韁繩就立馬行至馬車前,一低頭,自家妹妹那雙眸水汪汪的,露出一副“寶寶委屈但寶寶不說”的小表情來。

  看得陸懷瑾一下就捏緊了韁繩,心都快要揪到一起了。

  但面上卻努力維持著自己嚴肅高冷的少帥形象,可誰曾想一開口,他就什么形象都沒有了。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還是腦袋又疼了?嗯?”

  男人的聲音就像是浸透了春日里最潤最柔的那一汪春水,又像是正面對著什么不得了的寶貝易碎品一樣。

  聽得之前看多了自家少帥嚴肅鐵血形象的士兵們俱都渾身一個哆嗦,一起不可置信地看了過來,眼中一個個明晃晃地寫著:

  ——誰?這人是誰?這絕不可能是我家少帥?我家少帥不可能這么溫柔?

  ——天哪,夭壽了,太陽要打西邊出來了?早上那個恨不得往死里操練我們的人去哪里了?

  ——呔,哪里來的妖精,快把我家少帥給我吐出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而此時已經完全沉浸在自家妹妹欲落未落的眼淚中,根本已經注意不到自己手底下這些兵蛋子們的視線的陸懷瑾,一雙好看的眼睛始終都注視著馬車里的溫暖。

  “我……”

  “嗯?”

  “我想跟哥哥在一起,不……不想坐馬車可……可以嗎?我……我害怕……”

  說著話,溫暖的眼淚就已經落下來了,手指頭更是已經完全絞在了一起,抬起頭來,就委屈巴巴地朝陸懷瑾出聲的方向“看”了過來。

  這小眼神,這小眼淚,這小表情,陸懷瑾盡管面上還在努力繃著,可心里卻早就已經吶喊起來了。

  啊,妹妹說不坐就不坐,咱們不坐這破馬車,來,快來,快到哥哥這里來,哥哥帶你騎大馬!

  但這些話他也只是在心里這么說說,表面上卻還是只是輕咳了一聲,溫和地說道,“騎馬可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你確定要不坐馬車,跟我一起騎馬嗎?”

  “嗯嗯,要騎馬,要跟哥哥一起騎馬,只要跟哥哥在一起,一點也不會辛苦的!”

  說著話,溫暖就立馬急不可耐地將自己的雙手伸了出去。

  而早猜到對方一定會這么說的,陸懷瑾矜持又隱晦地瞄了一眼站在他們四周的那些士兵們滿臉驚愕與羨慕的小表情,一瞬間只感覺自己整個人滿足的一比那啥的,然后輕輕地回了一句“好”,竟直接俯身單手就將瘦瘦弱弱的小姑娘一下就從馬車里頭給抱了出來……

  十六七歲的少女身上都帶著天然又恬淡的香味,這是任何胭脂水粉都無法賦予的。

  而在一聞到這樣的香味的一瞬間,陸懷瑾差點手臂一滑,還好他反應夠快,另一只手上前就扶著小丫頭軟綿綿的小身子。

  “哇!”

  緊接著他就聽到了小丫頭驚訝又驚喜的聲音就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伸手他就半抱著對方的腰就捏緊了身/下馬兒的韁繩,一時間,心里頭滿滿脹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嘴角大幅度地就揚了起來,隨后雙腿一夾馬肚,就帶著她跑了起來。

  嚇得斜坐在馬上的小丫頭一下子就抱緊了他的腰身,因為看不見,雙眼則睜地愈發大了,一臉的小警惕,偶爾還會輕叫出聲來。

  “怎么?是不是怕了?”

  放慢了馬兒的速度,陸懷瑾一臉關切地這么問道。

  沒想到他才問完,小丫頭就立馬抬起頭來,嫩滑的小臉蛋一下子就在他已經開始冒了點胡渣的下巴上蹭了下。

  直蹭的陸懷瑾連馬兒都沒控制好,在原地轉了個圈兒地就繼續篤篤地往前跑了去。

  小丫頭因為看不見,并不知道馬兒異狀的揚起一張大大的笑臉就對著陸懷瑾說起話來,“不怕,不怕,一點也不怕,馬車里頭就我一個人才可怕呢,現在有哥哥,我什么都不怕!”

  說著還將陸懷瑾的腰抱得更緊了起來,一路笑聲就沒斷過。

  徒留小跑著跟在他們兩人身后的士兵們一個個驚疑不定地就開始交流起眼神來了。

  ——哎,你知道前頭那個騎馬的人是誰嗎?陸少帥?不不不,你肯定是認錯人了,我家的陸少帥才不會把馬騎得這么蕩漾呢,瞧,又打了個圈圈了!

  ——啊,好漂亮啊,陸小姐,真的好漂亮啊,比我之前見過的任何一個樓里的姑娘還要好看十倍,不不,一百倍,怎么就能這么好看呢!我要是能娶到這樣的女人,以后我胡三保證再也不去妓院了,把這世上最好最漂亮的東西全都給她捧過來,嚶嚶嚶……

  ——你想得美,你沒看到少帥對自家妹妹那個寶貝樣嗎?想騎馬就騎馬,那匹寶貝馬就連陸大帥他都不允許他碰一下,現在……嘖嘖。

  ——是我的錯覺嗎?還是只有我一個人有這樣的感覺,少帥大人跟陸小姐實在是太配了,要不是兄妹,做個少帥夫人也不錯啊!

  ——你不是一個人!

  ——附議。

  ——你不是人!

  ——誰?哪個小兔崽子罵我?

  ……

  并不知道自己這些手下們到底在想些什么有的沒的的陸懷瑾,也從沒有感覺自己有這么開心過,這條來時看上去這么平平無奇的一條路,現在怎么感覺……怎么感覺這么好看呢!

  花好像更香了,草也好像更綠了。

  就連那在路邊拉屎的老黃牛,姿勢都好像變得好看了不少。

  說到花香,溫暖就立馬嗅了嗅鼻子,“什么東西好香啊!好像是梔子花的香味……”

  一聽到這里,陸懷瑾瞬間就拉住了正小跑著的馬兒,沖著后頭大喊了聲,“小武!”

  一聽到自己的名字,正用眼神跟身旁的小伙伴打著罵仗的小武同志立馬就愣了下,隨后小跑著就上了前,一口氣跑到了陸懷瑾的身邊,對著馬上的少帥大人就敬了個禮來,然后聽到了對方的要求,長大了嘴巴,半天都沒合上。

  “怎么?有什么問題嗎?”

  提出要自己手底下的一部分人先脫離隊伍,采點梔子花在回隊伍里來的陸懷瑾,表情肅穆地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到底提出了個多么荒唐的要求來。

  “沒……”

  小武同志強行將自己的下巴合上,僵著臉就回答了個沒問題。

  然后他就也眼睛快要瞎了的看著自家少帥大大,一對他這邊橫眉冷對完,轉頭就笑得跟帥府門口的大黃一樣,嗯,大黃是只狗,看向被他半包在懷中的自家妹妹。

  莫名的,小武覺得原先還算一片光明的前途忽然就灰暗起來了呢!

  要是自家少帥做皇帝,那肯定也是個三千寵愛于一身,日日不早朝的昏君呢!

  可人家昏君好歹是疼自己媳婦,你這是咋回事啊?疼妹妹,那不就是在疼別人媳婦嗎?

  哎,好像更帶勁了喂!

  不行,不行,趕緊把這個奇怪的念頭從他的腦中趕走!

  可誰能想到,采梔子花還只是他們這些苦逼的屬下的開始。

  之后只要是陸大小姐聞見了什么不一樣的氣味,聽到了什么不一樣的動靜,少帥大人一個兇神惡煞的眼神過來,他們就必須吭哧吭哧地去做。

  于是等到一伙人馬到了大帥府的時候,一整支隊伍,幾乎每個人的身上都掛了點什么。

  吃的、喝的、穿的

小說5200閱讀網www.cmqhfk.tw努力創造無彈窗閱讀環境,大家喜歡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們的支持,讓我們走得更遠!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3d模拟真人游戏